78、似有故人来(1/2)

加入书签

  汴水大捷,对于西凉兵来说,这是一场上下同喜的大胜仗。

  对于主将徐荣而言,他半日下阳城,轻骑临阳翟,吓得豫州数万兵马龟缩城中,怯弱避战,吓得一州刺史孔公绪卧床病危,兵势瓦解,已经在关东州郡之中,大大扬了一次自己的威名。

  如今,他又在汴水之畔,大破曹操、鲍信、张邈三方联合西进的兵马。三万叛军,当场斩杀接近一万,剩余的多数人马也都被他相继赶入汴水之中,汴水正值春汛,水流湍急,这些溃卒自然十有不能活下来,一时之间,汴水为之变色,从上流到下流,漂满了关东士卒的尸体。

  只怕,以后关东士卒听闻他徐荣的名号时,都要赫然变色,战战兢兢。

  对于底层的西凉士卒来说,这自然又是一宗赫赫战功,军中缴获的甲杖旗帜无数,跟着徐中郎将,攻无不取,战无不胜,这等左挈人头,右挟生虏的快意厮杀,岂不痛快!

  而对于阎行来说,击败了带有戏志才所说的“文武共济,英雄之气”的曹孟德,也是一件惬意之事,虽然派出的马蔺和徐晃两人,都没能够在乱军之中,擒获或斩杀曹孟德,但马蔺带回来了不少甲杖,徐晃则向阎行献上了一匹骏马,这也算是意外之喜。

  对于东西对峙的大局来说,徐荣大败了锐意进取的曹孟德,将三万关东兵马尽数覆灭在这汴水之畔,就如同抽掉了酸枣大营的讨董联军的筋骨,唯一敢战的曹操一经出战,就落得了一个全军覆没的下场,试想一下,其他如刘岱、桥瑁、张超之流的人物,又岂敢再轻言西进讨董。

  酸枣讨董兵势,已经瓦解了大半。

  剩下的兵马中,也就只有袁家兄弟,在一南一北的鲁阳和河内两处苟延残喘了。

  荥阳一处破败的聚落中

  “阎四娘子,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兄长在前方的荥阳又打了一个大胜仗,计算路程,今日不出意外,我等就能够见到你的兄长了!”

  杨阿若放轻脚步,来到了阎琬的身边,将一碗肉汤放在她的旁边,并将这个刚刚得到的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阎琬。

  阎琬听完之后,秀眉微微一动,脸色颇为淡然,只是先向杨阿若施了一礼之后,才缓缓说道:

  “妾若是能够得见兄长,亦全仗杨君等人之力!”

  “阎四娘子客气了!”

  杨阿若说完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虽然她此刻身上穿着男装,但是依然掩饰不了那抹秀丽之色,而对她身上那淡淡恬静气度,杨阿若内心更是暗生敬佩。

  此女着实不凡啊!

  一路上,阎琬身着男装,跟杨阿若等游侠一样策马千里跋涉,她虽然脸色憔悴、两股被马鞍磨出血渍,但她却从来不会喊一声累、道一声苦。

  随行的人群中,除了杨阿若之外,还有与他同行的其他游侠手下,阎琬对待每一个人都礼敬有加,但也不会刻意去亲近任何一个人,除了和杨阿若多说几句话之外,对于其他人事,她一直都是紧抿着嘴,不会轻易开口。

  至于一路上,那些粮食是怎么来的,阎琬不会主动询问,哪怕有的时候,那些装着干粮的袋子上,沾上了一些血渍,阎琬都会假装看不到,默默吃完自己的那一份干粮。

  行经的路途规划,阎琬也从不干预杨阿若的判断,哪怕杨阿若有的时候,选择绕远路,征询阎琬的意见时,阎琬都只是浅言即止。

  而像报恩之类的话语,阎琬更是不会在杨阿若这些自诩豪侠的面前提起,她一路上谨言慎行、小心翼翼,与杨阿若这些游侠相伴同行,却又能够保留一定距离,既不会让其他人感受到她有意疏离,又不会和这些言行少有拘束的游侠在态度上过分亲狎。

  能够一直勉力维持着这种微妙脆弱的关系,不得不说眼前的女子也是一个奇女子。

  所以,得知西凉兵在汴水大败关东兵马之后,杨阿若选择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阎琬,除了如他刚刚所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阎琬,让她内心欢喜之外,还有一个目的,他想要看看,这个一路上一直谨言慎行的女子,会不会在终于要见到自己的兄长,身后有真正依托时,面露欣喜乃至得意忘形。

  结果,阎琬的表现,一如最初她刚刚逃离允吾时一样。

  这也让杨阿若心中多了几分期待,有这样特别的妹妹,想必他那个从军征伐的兄长,也是一个不寻常的人物吧。

  说起来,能够让杨阿若千里迢迢,亲自将一个弱女子从凉州送到雒阳来的,在这之前,绝对是一件连他自己都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路上的艰险,何止千百。为此,杨阿若死了十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