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志才归来(1/2)

加入书签

  事实证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戏志才在粪溷之中,用吴大娘子为他提前准备放置的一套衣衫,改头换面,变换了行装之后,就从暗门溜出,混入了市井的人流之中,出了乡市,确保后头无人跟踪之后,才启程往和自家妻子约定的城东小竹林而来。

  结果,等到汗流浃背的戏志才赶到了小竹林之后,却发现戏妻并没有在约定的地方等自己,他细心地观察了周边的地上,发现最近也并没有其他人迹到来这里。

  显然,戏妻要么在友人家中出了事故,要么就在路途上出了事故。

  戏志才不由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己终究是心急着脱身离开这阳城之地,没有多留些时间和那位阎君虚与委蛇,也就让自家妻子也冒险走了这么一趟,眼下兵荒马乱,可千万不要在路上出了事故。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城外的友人家中出了事故,戏妻原本就不是要去雇主家交还衣物,而是前往城外一个友人家,躲避开阎行在戏志才家附近布下的眼线。

  想到这里,戏志才又转身往城外友人所在的里闾而来。

  邻近友人的里闾,戏志才担心阎行派出的眼线在这里张以待,所以又再三确认了周边情况之后,才用邻近的树叶撕出“戏”字形状之后,用了两文钱,半哄半雇,让在里外一处麦田玩耍的一个顽童,帮自己将这一片叶子送到友人的家中去。

  这位友人曾经受过戏志才的恩惠,虽然因为家住城外,不常和戏志才一起见面,但戏志才看人很准,知道这位友人信重承诺,定然不会将自己出卖。

  他看了那片撕成“戏”字的树叶,就知道是自己到了,而这片树叶,友人住在这里,也定然知道哪一处的林中这种树叶最多,他有了空隙,确定安全之后,就会出来寻找自己,而自己就先在这里等着他。

  原本戏志才以为,友人至少还要等到日落之后,才会再来见自己,没想到,没过不久,日头西斜,行色匆匆的友人就来到林中寻找自己,戏志才确定友人背后没有被人跟踪之后,这才出面和友人相见。

  友人一见戏志才,行色匆匆的脸上顿时一片赧然,戏志才看了他的神情,就知道是自己的妻子是在他友人这个环节上出了变故了。

  没等戏志才开口询问,那名友人已经一五一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戏志才说明白。

  原来戏妻和阎行、戏志才等人分开之后,就往城外友人家中而来,见面之后,戏妻知道戏志才曾经有恩于他这位友人,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夫妇想要避祸一事,这名友人,听完之后,也知道情况紧急严重,就连忙让戏妻乔装打扮,然后自己牵来家中的毛驴,驮着戏妻,由自己牵着在前引路,临时扮成一对农家夫妇,往约定的城东小竹林而去,同时让自家妻子也带着孩子,收拾家当,准备先离开家中,也出外避上几天。

  可是两人走到半途,就被从后面赶来的一队骑兵给赶上了,所幸的是,赶来的骑兵虽然有些恼怒,但却似乎行事有所顾忌,没有动手拔刀,只是说是有戏君之言,要将戏妻接往城中,就强行将戏妻带走,放过了这名戏志才的友人。

  说道这里,戏志才的这位友人的脸色就更是羞惭了,原来他沮丧去到和自家妻儿约定的会面地方,却见不到人。担忧之下回家之后,却发现妻子和孩子根本没有离开,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家的妻子将此事说给了追来的骑兵知道。

  原本友人的妻子,就对这种为承诺不顾家的行为不同意,只是碍于戏妻在场,没有当场和友人吵起来,这才一疏忽就让友人护送戏妻离开了。但她自己却眷念这家中的一切,收拾半天也没有下定决心离开,还准备等着友人回来再另作计较,先看看风头再说。

  结果时间一拖延,潜伏在戏志才家附近,这次也尾随戏妻而来的阎兴带人在友人里闾之外等了半天,还没等到戏妻还了衣物出来之后,就知道事情有了变故,于是带人闯入里闾之中,质问到了戏妻去的友人家中后,就又带人冲入友人家中。

  友人妻子看到这些凶神恶煞突然冲入自己家中,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不由懊悔起来,自己竟然没有早点带着孩子、家当离开了,于是一面在心中暗骂自己的夫君竟然不自量力,揽上这么一大桩祸事,一面又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阎兴一看友人妻子如此表现,心中就有了计较,他一边让人抓住友人的孩子,威胁再不坦白说实话,自己就要抓人封屋,一边他又拿出了一缗钱,许言自己找戏志才夫妇,只是要让他们夫妇两人,前往城中团聚,并无其他恶意,友人妻子若是告知戏妻行踪,那是有功之人,这一缗钱,就赏给她了,前面的事情也就都不追究了。

  威逼之下,友人其妻已经胆寒,眼看着又有利可图,她一咬牙,索性就将友人牵着毛驴将变换服饰的戏妻护送前往城东一事说了出来。

  阎兴得知情况之后,哈哈大笑,将钱一把收起,狠狠抓了友人其妻的胸脯一把,吓得她跪地痛哭流涕,不断求饶之后,才带人大笑着,匆匆出门离去,策马前往追赶戏妻。

  这才有了后面追上戏妻一事。

  戏志才听完了原来是友人其妻坏了自己谋划的脱身之计之后,不由仰天暗叹,这一次自己果然是成也妇人,败也妇人。

  上天既让自己遇上了像吴大娘子这样命途多舛却依旧努力营生的妇人,慧眼识得英才,胆壮敢放手一搏,助自己逃脱,又给自身另外赚得一笔资财。但同时,却又让自己的友人搭上了这样一位胆薄贪财、目光短视的妻子,间接地也就让自己的谋划也功亏一篑了。

  戏志才知道以阎行这两日所见的行事气度,就算是自己真的弃妻不顾,阎行多半也不会将闷气撒到一个妇人身上,反而会厚待戏妻,和戏志才之间,留下几分日后相见的情谊在。

  但戏志才又岂是吴起哪种功利为先之人,他这些年来郁郁不得志,连累得戏妻也吃了不少苦,如今又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妻子孤身待在军营之地,终日担惊受怕呢。

  这个阎都尉从这两日相处可以看出,眼界和气度都是有的,虽然不知道气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