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待价(1/2)

加入书签

  “凉人之中英才何其之多,想不到在这山野之中也有龙蛇!”

  阎行回忆完自家的遭遇之后,很快就整理思绪,将他突破重围、流落野聚、击退乱兵、陷落被俘的事情一桩一桩快速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讲完,当然期间他略去了少女、严师等人。

  在阎行讲完那个年轻的小将同样没有赶尽杀绝,而是将自己和山民带到这里的俘虏营之后,众人一时间嘘唏不已,也对甘陵所说的汉军想要降服他们、收为己用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只是接下来要如何做,还得看阎行的打算。

  《论语》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子贡问孔子:“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这就是“待价而沽”的由来,战败投降并不可耻,历史上能忍受屈辱、东山再起的大有人在,阎行其实也是这个打算,从他放下兵器那一刻起就决定了他不可能将美玉藏匿在木椟,而是要拿出来在人前贩卖。现在自己在俘虏营中因缘际会之下重新聚集了自己残存的老部下,就像一块玉石实现了升值一样,不管自己的初衷是什么,为了自己和部下的性命,都必须等待时机找到一个适合出手的买主了。

  那么,现在谁又是自己的第一个买主呢?

  ···

  董军中军大帐

  大帐之中被烛火照得通明,身材魁伟,满脸虬髯的董卓斜靠在榻上,身上盖着熊皮大氅,他微微眯着双眼,身上慑人的气势也收敛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假寐的熊罴一样,只是手指还在不停地敲打着榻沿,显示他在听站在身边的李儒的讲话。

  李儒对董卓这种做法见惯不惯,他眼前这个主公为人洒脱,不拘小节,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对待他亲近的人可以很豁达大方,但是对待他看不起或者厌恶的人则必然要讥讽甚至报复打击,他侧躺在榻上这种无礼的表现恰恰显示了他对自己是信赖有加的,李儒很自然地说道:

  “这一份军报是讲韩遂和王国在凉州汉阳大战,王国自战败后元气大伤,早就不是韩文约之敌,已被韩遂斩杀枭首,凉州叛军改立汉阳阎忠为主······”

  “韩文约自以为他拥立一个傀儡就能够统合凉州各部人马,真以为凉州无人么,可笑!”

  董卓冷笑出声,对凉州叛军内部的明争暗斗嗤之以鼻。

  李儒也笑了笑,没有发表意见,于是换了手头又一份军报继续说道:

  “后面几份邸报是从东都传来的,有些是讲去年末的旧事,有些讲的是时下的事,不知道主公想听哪些?”

  “文优,你什么时候也学了那些腐儒的迂腐,当下这个时候哪里还要分什么旧事新事,你一条不漏都给我讲清楚了!”

  董卓略带不满地说了一句,就挥挥手示意李儒继续说道,李儒知道自家主公在烦心些什么,也不立即点破,就顺着董卓的意思,将手头的几份邸报细细说来。

  “去岁,益州刺史郤俭被黄巾贼马相等杀死,马相等又在益州称帝,岂料旬日之间就被益州从事贾龙组织军队击败。目前贾龙等州吏已经迎接刘焉入益州,刘君郎皇室宗亲,又首倡恢复州牧旧制,如今入据益州之地,可谓已成一方之势矣!”

  “哼,刘君郎不过因人成事,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