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彼竭我盈(1/2)

加入书签

  南阳太守府内,刘备和戏志才相对而坐,面前摆的是一方地图。

  戏志才一边强忍着咳嗽,一边指着地图为刘备仔细地规划起来。

  “左将军,如今荆襄的兵马已经攻克了宛城,之前沦陷的城邑也陆续收复,但要抗击曹军、守住南阳,却还任重道远,不可放纵南兵松懈怠战。”

  “将军请看,南阳境内为群山环绕,往北是伏牛山和桐柏山,不过群山虽有阻隔,但两山之间却有许多岔道可以通往中原,南北通衢,无险可守,因此南阳自古就是南北兵争之地,北得南阳则可窥视襄阳、江陵,南取南阳则可进取许昌、洛阳。”

  “先秦之时,周天子为防御荆楚,在南阳境内分封随、唐、郧等汉阳诸姬,后来楚国强盛,北取南阳,则修筑方城抵御齐、晋诸国。本朝之初,光武皇帝南阳起兵,覆灭伪新,河朔举众,以北吞南,也曾多次用兵此地。”

  “因此将军若是北向用兵,在下建策,可先兵分多路,沿方城道,袭扰颍川、汝南等地,策反境内的宗帅、盗贼,使得境内曹军往来奔走、疲于应对,将军则统帅精锐,各个击破,再派遣一偏师走三鸦道,直取河南曹军后方,使得曹军军心动摇。”

  “如此一来,左将军与阎骠骑南北夹击,曹贼疲于奔命,焉能抵挡,中原之地可以一战而定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刚刚停下来的戏志才甚至来不及喝上一口茶汤,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感觉喉咙一甜,连忙从袖中掏出手巾,捂住自己的嘴巴,将咳出的鲜血迅速擦去,不想让旁人发觉。

  专心聆听的刘备见到戏志才咳嗽不止,有些担心,连忙让堂外的侍卫撤去茶汤,换上普通的热汤来。

  刘备很重视戏志才。

  之前,戏志才带领关中的工匠督造“襄阳砲”,谋划攻取南阳全境,出力甚多。现下知道自己是北人,之前也多在青徐等地作战,对于颍川、汝南等地的山川地理不熟悉,游历过中原多郡的他又主动为自己北上用兵出谋划策。

  虽然,刘备知道,戏志才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在为自己效忠,他这样做,只是因为关西和荆襄的临时盟约,因为荆襄兵马获胜有利于关西阎艳击退袁绍、曹操的联军。

  但刘备还是重视和关怀戏志才,在军中时时听取他的建策。

  眼下看到停下咳嗽的他那张苍白的脸庞和腥红的嘴唇,刘备很担忧戏志才的身体,他温声劝道:

  “志才,寒冬腊月,北上用兵,艰辛异常。你抱恙在身,要不还是留在南阳,不要再随军画策了,免得病情加重,拖垮了身子。”

  “左将军,我没事的,这只是旧疾,多年来一直如此,我一直都挺过来了,休息一会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戏志才一如既往推迟了刘备的好意,缓缓起身,虽然他知道面前这个中年人弘雅信义、雄姿杰出,也是乱世之中的明主,可是各为其主,对自己身体情况十分清楚的戏志才,已经决心要尽忠骠骑将军阎行,拼死完成他交付自己的使命。

  刘备见状,只好点点头,起身相送戏志才离开。

  待到戏志才走后,刘备回到堂上,看到案几上戏志才没有喝上一口的热汤,他沉吟了一会,派人召来了孙乾、糜竺、简雍几人。

  戏志才虽然智谋出众,但他毕竟是为关西阎行效命的谋臣,有些事情,刘备只能够跟自己的心腹幕僚一起谋划。

  别看眼下荆襄兵马在南阳境内所向披靡,身为主将的刘备在军中的威严日重,可实际上还是寄人篱下的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在攻下宛城之后,副将文聘、王威等人有意无意的暗中掣肘。

  而且,刘备能够感觉到,这种掣肘可不是来自于态度暧昧不明的蔡瑁或者坚决反对出兵对抗曹军的邓義等人,而是直接来自于荆襄之主刘景升的授意。

  是的,刘表的忌惮没有错,刘备是乱世中的枭雄,虽然他态度谦逊守礼,对待接纳他的刘景升也心怀感激,但刘备的雄心壮志却也从不曾被苦难和挫折磨灭过,他一直都还想着要击败曹操,奉迎天子,扫灭群雄,像光武皇帝一样中兴汉室。

  此次北上用兵,就是刘备难得的一个机会。

  他能够在战争中树立自己的威望、广播自己的仁义,编练扩大效忠麾下的兵马,扶持、安插效忠自己的文武亲信,夺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