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夜话1(1/2)

加入书签

  对方竟然一下子就能够看出自己所思所想!

  被说穿心思的阎行虽然心中略感惊讶,但这个严师在此之前给他的惊讶也已经不少了,他点了点头,说道:

  “然,行心中正有此惑!”

  看到阎行坦荡荡的样子,中年儒士又笑了一笑,说道:

  “君流落山林,虽败不乱,所行之事皆谋定而后动,如此人杰却为山民所制,困顿不得志,如此又能不心存愤懑。人情得足,苦于放纵,快须臾之欲,忘慎行之理。我久居山居,深知山民之性,因势利导,故人心所向,山民尊我敬我为师!”

  阎行想起少女说过的事,这个中年儒士总是在山民在最困惑无助的时候才出手相助,山民不信他也不恼,自己自行其事,等到山民实在无路可走了,求着让他救助的时候,他轻轻一出手问题就迎刃而解。几番教训之下,山民对他的话无不俯首帖耳,上上下下视他如师如神,

  这般的手段和胸怀又岂是寻常人有的,阎行顿时收敛精神,集中精力小心应对。

  “聚落之人愿意收留我这穷途之人,行心中感激不已,投桃报李,为聚落驱除奸凶本就是举手之劳、分内之事,又怎会因为山民不听我号令一事而心存愤懑呢?”

  那中年儒士听到阎行这般说法,摇摇头,不置可否,转换话题继续说道:

  “客从何处来?”

  “凉州!”

  “又为何流落山中?”

  “护卫商旅,路遇群贼,力有不支,逃难至此。”

  阎行虽然知道这些说辞肯定瞒不过对方,但是他也不惧对方识破,反而变得更加从容,侃侃应答起来。那中年儒士见他有意隐瞒,也不说破,只是指了指他面前的纸张后,将纸推过来阎行这边,继续问道:

  “君可知此乃何地?”

  阎行顺着中年儒士的手指,低头一看,只见在纸上画的东西不同寻常,与平日所见的帛画彩绘之法大不相同,笔墨纵横,山水形状相间,有高墙轮廓为遏,这涂鸦之作看起来随意散乱,毫无帛画彩绘之精美,但笔锋之间却隐隐有金戈铁马之气。他心中一震,突然想到对方故意用笔墨画的是哪里了,只是话到了嘴边,却愣是不开口,过了一会才缓缓说道:

  “恕在下眼拙,实在不知此为何地?”

  中年儒士仿佛猜到他会如此,哈哈一笑,指着高墙坚城笑道:

  “此乃陈仓城,城小而坚,能遏西方之金,山高水长,最是凶险,覆军杀将,就在此地!”

  对方明显就已经看出自己是从何逃亡而来,临时起意用笔墨作画来敲打自己,阎行不以为意,也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我观先生之画,隐然有吞吐天下的雄浑,却不知先生可知天下之大势?”

  “天下大势,纷纷攘攘,岂是我这山野之人可以置喙,反观君子眉间隐隐有杀伐之气,胸中又似有大志,何不一抒所想,大胆试言!”

  阎行也不谦让,当下就颔首说道:

  “在下正有此意,如今天下大乱,兵戈四起,汉室已衰,朝纲不振。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