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浮屠何所用(1/2)

加入书签

  五月份,随着夏季的到来,伯劳鸟成群结队地散落在树梢上,呼叫觅食,树荫下的知了则从一开始就没日没夜地聒噪着,鸣叫着它们年年最后的夏天。

  就在鸟、虫的鸣叫声中,原本应该沉浸在农忙时节的小沛,却意外陷入到了大军征战前的紧迫气氛里,田地里抢收的夏粮很快就被征入兵营充当军粮,家家户户都紧闭门扉,他们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寻常的氛围,听说城里的刘使君又要打仗了,而且这一次还是打大仗,要大规模强征治下的民役丁壮随军出征。

  小沛,就是曾经高祖起兵反秦的沛县。它隶属豫州刺史治下的沛国,却恰好卡在兖州、豫州、徐州三个州之间。治平之时,四方通衢的地理位置让它车马络绎、商旅不绝,乱世之中,作为兵家必争之地的它却陷入到了无岁不战的处境,时常有各方兵马抄掠过境。

  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兖州、豫州的兵马过境。

  汉家天下的州郡,为了防止地方势力据险坐大,朝廷分割州郡的原则一向是“犬牙交错”而不是“山河相间”,州郡之间往往领土镶嵌,没有地利险要可守,徐州恰恰好就是其中的一个实例。

  进入徐州境内“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的两条险道梁甫、亢父,都控制在兖州的治下,徐州兵马无险可守,以往兖州曹军的每次进攻,都是轻而易举地就攻入到了徐州治下的土地上。

  因此,徐州就需要小沛来作为它西面的屏障。小沛夹在两者的缝隙之间,这也造成了入据徐州的吕布、立足中原的曹操都想要打压、拉拢刘备的局面。

  流亡颠簸的吕布虽然名义上得到了徐州,但其实也只是控制了彭城国、下邳国、东海郡的一部分,琅琊、东海境内有臧霸为首的泰山兵,广陵郡则是由陈登控制着,小沛这边是被曹操上表请封为豫州牧的刘备统辖着,他得到的是一个民生凋敝且领土残缺的徐州,实力上依然衰弱。

  只是现在,许都的曹操也不打算留着实力看起来并不强大的吕布了。尽管去年,吕布还是他遣使拉拢,用来对付袁术的一个重要盟友。

  小沛的刘备,在开春之后,就接到了朝廷的密诏,诏书宣称徐州的吕布依旧还与僭称天子的袁术暗中往来,朝廷准备秋后大举用兵,讨伐不服王命、私通叛臣的吕布,敕命豫州牧刘备调集兵马,担任朝廷大军的前锋,提前攻取彭城国,打开进入徐州的道路。

  这让刘备陷入到了两难之中,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在曹操、吕布两强之间的夹缝里生存,不被他们任何一方攻灭,就是因为这两者之间还维持着一种微弱的平衡。

  现在许都的曹操主动要打破这种微弱的平衡,就势必逼迫刘备站队,但刘备很清楚,站队之后,不管战后曹操、吕布双方是赢是输,对于自己而言,终究都是输了。

  但是,刘备却不能不遵从诏书的旨意,因为这样至少能够输得体面一点。

  这种无力反抗的苦闷,笼罩在刘备以及他麾下为数不多的文武心中。

  今日原本是营中整军点兵、操练士卒的日子,但身为州牧的刘备却迟迟没有出现,军中领兵的关羽左等右等没有等来刘备,他心中放心不下,索性让张飞整军点兵、训练阵列,自己则带着长子关平等人,急冲冲赶回城中的州府,想要寻找刘备相见。

  策马赶到州府门口,关羽带着关平等几名甲士下马,就风风火火走入府中,直接大步往刘备所在的后堂奔去。

  来到后堂院外,关羽正要拾级而上,戍卫府中的士仁却连忙带兵拦住,口中说道:

  “关校尉,还请止步。主公有令,今日心绪烦躁,不欲见客,校尉披甲持兵,无召前来,还请莫要入内。”

  一路畅通无阻的关平知道自家父亲脾气,他匆匆赶来,也有些火气,见到士仁竟然敢带兵拦住自家父亲,少年心性的他也不甘示弱,当即上前大声说道:

  “大胆,吾等有要事禀报使君,你竟敢阻拦?”

  士仁也是在幽州就跟随刘备已久的老人,现下却被一个稚嫩小子朝着自己大吼,唾沫星子都快喷到自己脸上,身后又有自己带的军士看着,面子上已经有些过不去,奈何对方是关羽之子,他也不敢发狠,只能够挑起头,绷着脸说道:

  “这是主公的命令,在下只是奉命行事,关君还是莫要为难在下。”

  “你——”

  关平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他还想和士仁争论,却听到背后自家父亲厚重的声音响起。

  “平儿,你先退下。”

  关平一听到这声音,身上的气势顿时消散,他只能够瞪了蔑视他的士仁一眼,怏怏地退到后面。

  关羽身高体壮,一个大跨步就来到士仁的面前,他身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