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无为之益不言教(1/2)

加入书签

  河东安邑,骠骑将军府后院。

  身为大妇的裴姝,此时正在侍女的陪同下,检点府中将要送给新任河东太守郑浑的礼品。

  她的身段相比起产前丰腴了一些,秀发挽成妇人的发髻,细心叮嘱着送礼的奴婢说道:

  “府中已经备下各色绢帛二十匹,家什六具,以及一些小儿穿戴的衣物,你们都要仔细着,送到郡府的后院去,交给郑夫人,就说是将军府送来的。”

  侍立着奴仆、婢女连忙应声,答应了下来。

  裴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们都下去办事。

  等到送礼的奴婢走后,裴姝身边跟着的侍女这才转动眼珠,略带疑惑地看着裴姝问道:

  “女君,这郑府君受到将军的重用,才能走马上任河东,可这些天都没见他来拜谒女君,为何府中却反而要送礼品过去呀?”

  这名侍女是从裴家跟来的旧人,一直都是贴身伺候裴姝起居饮食的,对裴姝更是忠心耿耿,办事也算得力,已然算得上裴姝贴心的侍女。

  对于侍女的不解,裴姝倒是没有生气,她伸出葱指轻轻点了点侍女的前额,带着笑意说道:

  “你呀,休要胡言。郑府君是两千石的一方郡将,为何要来拜见我一个妇道人家。府中这般送礼,不是为我送的,而替替将军送的。郑府君允文允武、为官清廉,赴任河东,尽忠于王事,却难免轻顾了家中的妻儿。”

  “自我等从郡府后院搬出来后,那里就一直没有入住其他人,家什等物难免缺少,加上郑府君走马上任,定然没有带来这些物什,一时购置的多属粗陋。我身为主妇,掌管内宅,凡事自然都要替在外的将军着想,又怎可让将军麾下郑府君的妻儿到了河东郡府后还是粗布褐衣,失了郑府君的颜面呢。”

  “嘻嘻,奴婢见识浅,还是女君想得周到!”

  听着侍女崇敬的赞美,裴姝莞尔一笑。

  她既然跟阎行结为夫妻,自然能够体悟自己夫君阎行的心思,阎行入主河东后,旗帜鲜明支持阎行的闻喜裴家也水涨船高,自己兄弟这班裴家的年轻才俊们纷纷得到了重用,但身为主妇的裴姝却十分清楚处事的分寸。

  她知道阎行一定不喜欢自己干涉政事,所以从来都只着眼于内宅的事情,更不会去通过自家兄弟来置喙臧否河东的军政决策。

  但有些事情,自己还是要做的。

  上善若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之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自从阎行收复关中之地后,将军府的文武分布局面就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

  以往在阎行麾下,军事占比最大的是关西出身的一众将士,政事倚重的则是三河出身的一干文臣,其中尤以最初在河东就开始追随他的文臣为重。

  但在收复关中之后,阎行麾下招揽了一大批三辅的才俊,其中的文臣谋士更是不在少数,这明显发生变化的局面亟需进行一连串微妙的调度来平衡。

  河东太守的人选,就是这些微妙的其中之一。

  严授被调入了京兆郡,空缺的河东太守需要一位有能力、有名望,家声、品性、籍贯都在考量范畴内的合适人选接手继任。

  恰恰好,郑浑就符合了以上的这些条件。

  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夫君,还是为了自己的娘家,亦或者单纯为了自己,裴姝都必须对郑浑的妻儿关怀备至。

  有些事情,根本就无需贴面,心照不宣最好。

  裴姝要做的,就如同这三月的春雨一样,润物无声,看似无处可寻,但实际上哪里能够少得了她!

  “女君,女君,亲卫禀报,将军就要回来了!”

  一名婢女往后院裴姝所在之处小跑而来,未及近前,她已经带着喜悦的嗓音将这个喜讯告诉了裴姝。

  裴姝闻言,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她当即转头,带着喜色对身边的侍女说道:

  “整理一下,赶紧通知后院的其他人,随我一同到府门外迎接将军!”

  “诺。”

  阎行比既定行程提前一天抵达,受命的侍女连忙转身离去,裴姝此时也有些喜悦过头,她赶紧在心中稳住了激动的心情,下意识地伸手去扶了扶自己的云鬓。

  她与阎行成亲之后,河东的基业日益壮大,但夫妻二人却愈发聚少离多,阎行不仅常年征战在外,而且冷不防的还偶尔会从外边带回来一些陌生的女子。

  说身为主妇的裴姝内心毫无波澜,那绝对是自欺欺人的,只是她还是依然相信,阎行对自己的爱意,比起当年成婚之时,并不曾少过半分。

  去年里阎行东西奔波、转战两地,甚至到了过家门而不入的地步,夫妻二人之间的交流,也只能够通过书信来进行传达。

  到了后面,从军中送回来的阎行书信更是在百忙之中拨冗写就的,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