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十月风雪夜归人(上)(1/2)

加入书签

  阎丰略带颤抖的双手掀开了盒盖。

  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阎丰一下子无力地垂坐在了地上,面色死寂,目光不断变幻,时而狰狞,时而犹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最后一根薪烛冒着黑烟就要燃尽的时候,阎丰终于反应过来,他重新盖上了礼盒,脸庞泛起一抹惨然,看着即将沉入黑暗的薪烛,嘶声笑道:

  “果然哈,果然是阎家的种啊!”

  明日,韩遂的大军倾巢出动了。无数汉、羌歩骑拔营而起,加上那些大小不一的车辆驶动,一同汇入到滔滔东向的洪流之中,兵锋直指槐里城。

  不管韩遂内心是否相信,阎行让阎规返回告诉自己的一切都是在故弄玄虚、虚张声势,他都必须出兵了。

  阎行有大义的名分作为支撑,又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关中之地,再让他安生下去,等一切稳定下来,想要后发制人、坐收渔人之利的韩遂就失去后发优势了。

  从武功到槐里的路程,地势平坦、一马平川,不足百里。既没有湍急的河流阻隔,也没有险峻的山势可以依仗,若是轻骑捐甲疾驰,不到一日就可以兵临槐里城下。

  但这没有任何意义,韩遂已经收到了斥候的探报,提前进驻槐里城的河东兵马在不断加强城防,而且还在城外修建了大量的营垒工事,准备在此地堵截韩遂大军东进。

  而在长安城外不断聚集的河东大军,一旦得知自己大军开拔进军的急报,立马也会进兵赶赴槐里。

  从武功到槐里的路程,韩遂大军要走上三天时间,而阎行的大军从长安到槐里的路程,只需要走两天的时间。

  所以,当自己大军抵达槐里城下时,放眼所见,城外必定是一片旌旗招展、砦栅军帐林立,阎行已经率领河东大军,提前在那里等着自己了。

  也正因为如此,韩遂的大军拔营东进后,走得并不急,途中他间或下令驻足休憩,他要给自己的歩骑人马有充足的休息时间,这才能够保证到了槐里城下后,让想要以逸待劳的河东大军占不到任何优势。

  这一天,韩遂的大军,走了三十里路。

  入夜之前,就早早择选好几处宿营地,将大军分成三处,依次驻扎,互为犄角。

  只是到了深夜,羌胡营地里却出现了一桩怪事。

  不少睡梦中的羌人都听到了一阵阵怪异的羊叫声,起初是咩咩的叫声,后来则是啾啾的凄切声,声音如怨如泣,一会像是羊在叫,一会又像是人在哭。

  守夜巡视的羌人士卒循声寻找,却发现这种声音是在营地之外的野林子发出来的。

  夜深露重,野林子的落叶窸窣作响,加上一层薄薄的雾气,不禁让人暗中生寒,看着漆黑一片的林子望而却步,不敢冒险出营,跑入林中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就这样听了大半夜的怪声,天色一亮,昨夜里不敢摸黑入林的羌人赶忙趁着天色,冲入林中展开搜索,结果却什么羊、人都没有发现。

  只找到了一块白色的大石头,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从中间裂开,变成了两半,白色石头中间浸满了鲜血,红白交相映衬,十分抢眼。

  而在流血的白石周围还留有一些痕迹,看起来不像是羊蹄印也不像是人的足迹,仔细辨认之下,感觉更像是一种猛兽留下来的爪痕。

  这种奇怪的现象,顿时引起了羌胡士兵的恐慌,他们将林中出现的怪事传回了营中,立马也在羌胡部落中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

  有随军的巫者说,白石是羌人的崇拜的一种信仰,而白石出血这种怪像,正预兆着某一个部落将会有大祸降临,那些声音和痕迹都是羊神发出的,他这是在暗中向人们发出警告,这里不久之后将会发生不测。

  羌胡部落素来迷信巫卜,虽然这种预测没有被昭告出来,但随着大军按时开拔,这种诡异的事情还是慢慢在部落之间传播开来,羌胡士卒在行军途中,不免得交头接耳,偷偷交谈着前一晚发生的怪事。

  对于这桩在羌胡部落私底下流传的怪事,统帅着各家豪强部曲的李骈并不清楚,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上心。

  大军一路跋山涉水,沿途遇上一些异地的鬼怪见闻,什么狐妖、山魈、狼怪的谣言可谓是比比皆是,众人都没有亲眼目睹,谈不上对军心有多大影响。

  等到了战场上,鼓号震耳、旌旗迷目,军令如山、退无可退,羌胡士卒一股热血往头脑一涌,像是从众,像是裹挟,如潮流一般一拥而上,哪里还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