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范先(1/2)

加入书签

  卫固笑了,虽然这桩事情,范先并没有事前和他通过气,但他在心里,也能够多少猜测得出,范先如此行事的目的所在。

  一来,绛邑一地,原本就是被范氏视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是因为后来阎行的西凉军强势介入,接连斩杀范镛、范归、张朗等人后,范氏在绛邑和郡兵之中的影响力,被彻底地被清除出去。

  如今范归为征辟为兵曹掾,重掌郡兵,自然想要重塑范氏在郡兵之中的影响力,首选之地,就是当初让范氏颜面丢尽的绛邑。

  二来,郡兵入驻绛邑,除了范先为王邑所说的对郡府的好处外,对于范氏对付西凉军而言,也是有极大的地理优势。

  绛邑和临汾仅有一河之隔,郡兵可以威胁到西凉军的驻地临汾,而且供应西凉军的军需辎重也是要经过绛邑的,范先统领的郡兵入据此地,随时随地就能够巧立名目,截断西凉军的军需供应,犹如扼住了西凉军的咽喉。

  卫固心想,有此两项,足以推动范先积极想要进兵绛邑了。

  事实上,范先表现得确实足够积极。

  为了造成既成事实,不给西凉军应对的时间,范先亲自带领两千郡兵,选择在郡府的檄文下发到绛邑之前进军绛邑。

  甚至为了达到兵贵神速的效果,范先都动用了河东郡兵中仅有的两百骑兵作为前锋,准备如同西凉军夺取皮氏城一样,也来个奇袭绛邑,在西凉军的眼皮子底下,拿下绛邑城。

  范先被郡府征辟为兵曹掾之后,在郡兵之中又安插了不少范氏的族人,他在出兵之时,就私下底向随同自己出兵的族人笑道,他这次要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用西凉军最熟悉的战法,打西凉军一个措手不及。

  可惜,结果超乎了范先的预料。

  闻喜境内

  徐晃和杨丰驻马立在一处山岗上,俯瞰着山岗下一场预先埋伏的伏击战。

  作为河东郡兵前锋的两百骑兵,在闻喜境内行进之时,遭遇了来自路旁林间埋伏着的西凉军的袭击。

  第一轮突如其来的箭雨,一下子就把首当其冲的百人将射下了马,随后的箭雨也愈发密集急促,河东郡兵的前锋骑兵行列前后遭袭,马上的骑士们被打懵了,一面慌忙地躲避、遮挡林间发出的箭雨,一面下意识地往安全的地带聚拢。

  结果就是,没有中箭的诸多骑兵聚拢在一起,进退不得,失去指挥的前锋骑兵混乱不堪,犹如活靶子一样,在马上更加容易中箭。

  无奈之下,马上的骑兵只能够纷纷下马,提刀携弓,列阵准备往林间冲去。

  而林间的西凉军,根本没有给这些下马的骑兵攻过来的机会,一阵号角声响起,箭矢渐渐停息,诸多西凉兵挺着长矛、举着刀盾,也列阵从路旁两边的林间左右夹击,向河东郡兵的前锋骑兵压过来。

  左支右绌的前锋骑兵,列阵抵挡了西凉军不到几刻,就抵抗不住,被西凉兵的甲士从中间撕裂了阵线,分割成好几块,四面包围、走投无路之下,那些下马的骑兵只能够跪地投降,充当了西凉军的俘虏。

  获胜的西凉兵手脚麻利地打扫战场、押送俘虏,号角很快又吹响,这是撤退的信号了。

  看完这场短促的伏击战后,杨丰有些戏谑地朝身边的徐晃说道:

  “郡兵的这些骑兵,若是真上了战场,也就是给敌人送马的步卒罢了。”

  徐晃听了杨丰的话,脸上两撇浓眉动了动。

  河东的郡兵还算习战,其中的这支小规模骑兵虽然称不上精骑,但也是郡兵之中的翘楚了。

  可是落到杨丰的眼中,却如同用马匹代步的步卒一样笨拙,毕竟凉州人皆习战、民风彪悍,连大多妇女儿童都能够跨马携弓,而连年征战的西凉骑兵,就更加是骑湛,能征善战了。

  “但若让这些人到了绛邑,终究是个麻烦。”

  杨丰听了徐晃的话,点了点头。阎行在进军北境之前,就曾嘱咐过两人,一定要看好西凉军的后路,绛邑邻近临汾的大本营,不容有失,他授予两人临机决断之权,若是有其他人马入侵,坚决要将来敌阻挡在绛邑之外。

  所以,这次探知了河东郡兵想要入据绛邑的情报之后,两人当即就决定先发制人,敲山震虎,伏击这一支河东郡兵的前锋骑兵,来震慑在自己后方愈发不安分的河东郡兵。

  “不过,我还有些好奇,徐司马,你是怎么就能够提前探知郡兵的动向呢?”

  两人在拨转马头,迈下山坡的时候,杨丰看着身边的镇定如素的徐晃,有些好奇地问道。

  原本在杨丰看来,让徐晃这个河东人来对付河东郡郡兵,终究会优柔寡断、瞻前顾后,可就眼下看来,徐晃不仅对河东郡兵用兵果决,而且收集情报的耳目也远比自己的对手要灵敏快捷的多。

  徐晃脸上波澜不兴,他看了杨丰一眼。

  “河东郡府的兵曹掾是范姓的家长,对我等一众兵马视如仇寇,有昔日范镛、范归的仇怨在,我又怎能不对河东郡兵小心提防,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