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待将东阁迎春开(上)(1/2)

加入书签

  闻喜裴家

  黻衣绣裳的裴姝跪坐在自家闺房的案几边上,轻轻地将手中已经阅览完的信笺放在案上,看着其上方正严整的字体,她不禁会心一笑,信上的内容很简单,说的是,阎行本人在汾水西岸击退了由贼首郭太亲率的白波大军,保全了临汾城,近日要回安邑叙职,回程会经过闻喜,届时邀她同游闻喜城郊雅景的内容。

  这是裴姝收到的第二封信了,她上一次邀请阎行在上巳节,到闻喜游玩踏青,饮酒会宴,可惜当时正值雒阳沦陷后,白波大军大举集结,准备入侵临汾的危险时期,调兵遣将、厉兵秣马的阎行,自然无法抽空拨冗,弃军中士卒和临汾的危急情形于不顾,跑到闻喜来赴和裴姝约定的宴会。

  人虽然没到,但书信却到了。

  阎行专门派人将他的信送到了裴家,交到了裴姝手中亲启。

  阎行在他的书信中,简单给裴姝解释了当前局势的紧急,表达了不能够按时赴约的歉意,并坦言在战事告一段落之后,会再来闻喜和裴姝一见。

  裴姝还记得上巳节的前几天,自己因为一直收不到有关阎行的信息,而心中患得患失,担心阎行是否是因为前方军情紧急,军务繁忙,而将这一桩事情给忘了。

  直到她收到了阎行的第一封书信后,整个心才安分了下来,前些天的患得患失,也变换成了甜甜的喜悦。

  敢情,他还是记得自己,记得和自己的约定的。

  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依然将约定记在心中,哪怕是前方的军情紧急如火,他不能够亲身前来,但这一份书信,也足于看出他的心意了。

  想到这里,裴姝脸上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不过她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事情,柳眉不禁微微一蹙。

  事情还得从上巳节开始说起。

  上巳佳节,万象更新。在这一天,除了有祭祀的传统之外,还有外出踏青、河边宴饮的习俗,裴家在闻喜城中也是大姓名族,自然也少不了携家带口、呼朋唤友往城外河边设宴一会。

  那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虽然前方的战事未定,但值此佳节良辰,城外的河边上,还是沿途行人络绎不绝,车声辘辘,乘坐在车中的裴姝掀开垂帘,举目所见,多是士子丽人、权贵富户外出,踏青游玩,以应时景。

  一路上,有同样携家带口、车马众多的权贵之家,有鲜衣怒马、衣饰华丽的富贵子弟,还有或乘车、或步行的衣冠士子,香车宝马的大家闺秀,以及粗布葛衣、三三两两的普通人家。

  等到了河边,就显得更为热闹了,城中的富贵人家,已经提前在河边的平地上挑选合适开阔的地带,搭建帷幕,铺设毡毯,摆上坐席案几、奉上美酒佳肴,然后和汇聚而来的宾客、友人一同宴饮作乐,席上有投壶、有行酒令等趣味活动,再加上轻纱幔帐之中的袅袅丝竹,窈窕歌舞,真如天上人间。

  也有一些不是赴会宴饮的才俊士子,直接在河边玩起了曲水流觞的游戏,他们或高谈阔论、或引吭高歌,觥筹交错之间也是其乐融融,玩的不亦乐乎。

  至于其余的游人,有的在河边踏青,信马由缰,有的则携美同游,共赏美景,加上随从的而来的奴仆、婢女,普通出游的人家农户,三三两两聚成一团,或说笑或交谈,权贵卑微相得映衬,各得其乐。

  这是自白波之乱以来,一度陷入寂静的闻喜城外,第一次变得如此热闹起来!

  城外河边

  裴家的帷幕一早就派遣家中的仆人前来搭设好了,而裴家的家规严谨,裴家人倒是都是在帷幕之中宴饮、接待赴宴的友人,不能够随意单独出行游玩,而且帷幕还分设内外两层,裴家的女眷只能够在帷幕的内层中游戏、饮宴。

  往日里,裴姝闷坐在帷幕之中,倒也无所谓,只是今日想到了阎行不能够前来赴约的事情,心情终究是有些郁闷,但她也要顾忌身份和礼数,只好强作欢笑,和其他女眷一同玩乐。

  一众女眷正在玩赌棋的游戏时,一个眉清目秀、束发的少年郎在外面拍拍手,然后掀开幕布一角,抬步走了进来,裴家的女眷一看,来人原来是裴绾。

  裴绾虽然年纪最但是自幼聪明伶俐,在裴家之中最受宠爱,裴家的一众女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