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楚明晖游历天下篇(四十九)(1/2)

加入书签

  “这位莫不是大楚武安侯白夜离白侯爷?”回过神来的南诏王突然开口道,早在几年前夜离就被封了武安侯,天下皆知,南诏王当然也有所耳闻了。看小说到网

  “正是在下,拜见南诏王!”夜离对南诏王微微施礼拜倒。

  南诏王并没有怪夜离的态度,虽他是国君主,但是这位大楚的武安侯还是他能不惹的,这位是大楚皇帝的心腹干将,是大楚皇后的义兄,听说还掌管了大楚皇宫的暗卫银腰军,在大楚那可以大有实权的人物。

  他南诏区区小国依附大楚而生,对这样的人物是不敢得罪的。

  “侯爷快快免礼,多谢侯爷救下本王妻儿!”

  “王上不必客气,本侯也是恰逢岂会,此次前来,是奉我皇之命了却桩公案!”

  “侯爷请讲,但凡有用得着我南诏地方,本王定是义不容辞!”

  “这是自然!王上可知,你这齐妃并非姓齐,她原名姓夏,名曰夏芳彤,乃是当年逆贼夏华锋的嫡次女!”夜离指着那齐妃道。

  此言出众人不由倒吸口冷气,就连楚明晖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是实在没想到这齐妃竟然另有这样的身份。

  “这,这从何说起啊,这夏家当年不是满门抄斩了吗?”南诏王也惊讶的无所适从,没想到他带进宫里女人竟然是大楚的叛逆!

  “此时说来话长,王上可将无关人等遣退下去,待本侯慢慢道来!”夜离看了眼大殿上片狼藉,还有不少被羁押的叛贼,还有被他的手下制住的江湖人等。

  那黑剑客跟楚明晖还能拼上拼,但是在夜离跟前就不值提了,那些江湖人也并不是夜离手下银腰军的对手,早已经被制住了。

  南诏王会意,赶紧命人清理现场,而自己则带着相关人等往内殿而去。

  因为王后和太子需要诊治,楚明晖也低着头跟着蹭了过去,其实他也是想听听这段往事。

  原来,当年夏家满门抄斩,夏芳彤却并不在其列,因为她当时已经嫁给了怀王世子作世子妃了,而怀王世子对夏芳彤是真的爱重啊,为了保住夏芳彤命在宫里跪了天夜求了楚子恒和若云饶了她命。

  其实,若云和楚子恒也没打算要了夏芳彤的命,夏家都倒了,夏芳彤介女子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来,他们都是有大智慧的人,根本不屑与她计较,让怀王世子跪个天夜也是对外界做做样子罢了。

  可惜,怀王和怀王妃不这样想,他们认为有夏芳彤这个逆贼之女做儿媳妇,影响了他们儿子的前程,令他们怀王府为皇上所不喜,虽然皇上、皇后仁慈饶了这女人,但是他们却千方百计的想要了夏芳彤的命,然后再为儿子另娶房世子妃。

  怀王世子知道了父母的心思,到底是日夫妻百日恩,在父母动手的时候,悄悄救下了夏芳彤,对外做出人已死的假象,暗地里却放了她。

  从怀王府出来的夏芳彤在大楚是无处可去,便利用怀王世子的能量悄悄来到了南诏生活。

  只是她天生就是个不甘于平淡的女子,过不了粗茶淡饭的日子,次偶然的机会遇见了南诏王,便用尽了手段让南诏王喜欢上她,只有则被带入南诏宫中。

  起先进了南诏宫中,过起了以往那种华服美食、呼奴唤婢的日子,她还是比较满足的,只是后来生了儿子下来,野心就越来越大了。

  不得不说夏家人天生都的野心,但是运气却真不怎么好啊!

  其实,夏芳彤的从大楚逃出来嫁入南诏事情若云那里是早就知道的,只不过看她个女子父母兄弟都没了,心存了怜悯之情,而且年少时也算是相识场,也块吃过几顿饭,参加过几次宴会,算是睁只眼闭只眼,便也没有再追究。

  若是她直安安分分待在南诏宫中生活,若云那里这辈子都不会在理会她的,谁知她偏偏野心如此大,不但想篡位,而且还把那福寿膏子弄到大楚来害人,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可就怨不着别人了。

  听了夜离的叙述,南诏王不停的叹息后悔自己如此识人不清,竟被这夏芳彤蒙骗了这许多年。

  而此时已经被抓人绑起来的夏芳彤则是不可置信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她直知道我还活着,直知道我在南诏,不可能,她怎么能放过我!”

  在夏芳彤心里,若是若云知道她还活着,那是绝对不会放过她,她认为若云根本见不得她有任何的好!

  “哼,小人之心!”夜离不善言辞,不过看着夏芳彤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讽刺了句。

  “南诏王上,如今本侯奉我皇之命,前来处理这逆贼之女,不知王上有何见解?”夜离对南诏王拱手道。

  南诏王看着被绑在的地上的夏芳彤,虽然跟了他这么多年,但是这女子从开始就居心叵测,到底心中有恨,便挥手对夜离道:“全凭侯爷做主!”

  “也好,来人端上来!”夜离点头道。

  便有银腰军的侍卫端上来杯玉盏。

  “这是本侯从大楚带过来的好酒,你既是大楚人,便喝了这杯从大楚带过来酒,好生去吧!”

  死在夜离手下的人多了去了,此时赐夏芳彤毒/酒,他心中也没有波澜,这女人为己私欲害了不少百姓人家家破人亡,本该死,杯毒/酒留了她个全尸也算夜离仁慈了!

  事已至此,夏芳彤知道她今日是逃不了,不由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自行整理了下衣衫,脸上露出莫名笑容。

  曾几何时,想她堂堂天之骄女,名冠京城,多少世家子弟少年郎倾慕于她,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几十年下来风风雨雨恍如梦啊,如今终归要去了,也罢,也罢,万变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只盼本宫下辈子再不会遇到她白若云!”

  “王上,宏儿到底是您的亲生儿子,他本性纯善,只盼王上以后能善待于她!”

  南诏王闻言脸色缓和些,“你安心去吧,本王会教导好宏儿的!”

  听了南诏王的许诺,夏芳彤到底是留下泪来,最后的时刻她竟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