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大中原6(1/2)

加入书签

  “儿行千里母担心,母行千里儿不愁。”此话流传千古亘古不变的真理呀。从餐厅出来,我跟父亲和母亲到老生生活区北侧领军服处领军服。因为是已经下午了,领军装的人很少了。办理军服领取的几名志愿者,坐在墙角阴凉处休息。看到我们来领军服,过来两位高年级的女学长,一位开收据收钱,另一位取来军服和军鞋,递给了我。母亲交了一百二十元的军服钱后,三人离开领军服处,奔我们宿舍方向走回去。

  十几分钟后,我们回到我们宿舍楼下。我跟着父亲母亲在楼下兜售商品采购了纸篓、衣服撑子、拖鞋、晒衣服的枝子。父亲则拎着大包卫生纸,母亲手里端着脸盆、脚盆和牙具等。母亲说:“儿子,你看还缺啥呢。”我说:“不缺啥了吧,缺了的话我就自己来买。”父亲说:“滨河市这个地方现在还很热,给儿子再预备一条凉席和一架蚊棚吧。”母亲说:“这我还没想到。”顺便在买拖鞋的地摊上,买了条凉席和一架蚊棚之后,父亲手里就又多了两件大件。父亲抱着这一堆东西,跟着我们进了宿舍楼。

  宿舍管理处,母亲做了登记后,三人穿过过道,从西侧楼梯上五楼。

  上到三楼的时候,父亲脚步有些沉重。我说:“爹,你把凉席给我抱着吧。”父亲说:“眼看就到了,你快去开门吧。”我快步上到五楼,正要掏磁卡开门,发现我们宿舍的门是敞开着的。走进宿舍,发现我床的同侧,一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正在上铺铺床。一位看起来比这位男青年还要小一些,穿着比较入时的大男孩则坐在房间中间的椅子上。他把一只脚搭在中间床铺的书桌上,手里拿着一部时髦的手机,带着耳麦听着音乐。我迅速的打量了一下房间,东侧中间床铺上也放上了一个大皮箱。床铺上的行李还没有铺好,主人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看我们进门,穿着入时的小青年站起身子,让我们过去。父亲则有些疑惑的问:“你们俩谁是来上学的学生啊。”在上铺铺床的男生从床铺上下来。对父亲说:“是我,大叔。”父亲打量着这位身材不算太高,而且还有些偏胖的小伙子说:“他是你什么人啊。”

  身材有些偏胖的小伙子说:“他是我弟弟。”父亲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偏胖的小伙子说:“我叫蒋大军,他叫蒋二军,我们哥俩差一岁。”母亲插言说:“大军啊,你弟弟上班了吧。”二军不爱说话,一直是他哥哥大军在跟我们交流。大军说:“家里困难,弟弟初中毕业就到汽车修理厂干起了学徒,挣些钱补贴家用。”母亲说:“向你们这么大的,一家有哥俩的可不多了。”大军说:“我家还有一位小他三岁的小妹妹呢,现在也读高中呢。”母亲说:“三个孩子,可够你爹妈忙活的了。你父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