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2(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3年9月18日中原传媒大学校园北门口红房子餐厅大厅东侧雅三,任红玉、田晓蕊、刘月晓和我四人西、南、东、北依次坐定。服务员了壶茶水,就是两块五一袋的津天花茶,放在铺着一次性塑料膜台布的餐桌上。微笑着说:“几位同学想吃点什么。”刘月晓说:“有菜单吗。“服务员转身从房间的储物柜上面拿起菜单递过来,放在餐桌上。刘月晓将菜单递给我说:“再续,咱们每人点一道菜,你先点一个自己爱吃的。”我接过菜单,翻看了两眼。对服务员说:“来一个焦溜肥肠吧。”月晓把菜单递给任红玉说:“任姐,你点一道菜。”任红玉没有接菜单,想了想说:“木须肉吧。”不等刘月晓说话,田晓蕊说:“来一份蕨根粉。”刘月晓说:“来一份油炸花生米,再来一个小葱拌豆腐,最后加一个梅菜扣肉。”服务员说:“好的,请问你们喝什么酒水。”

  刘月晓说:“再续你喝点啥。”我说:“客随主便。”刘月晓说:“任姐、晓蕊,今天是咱班辽西同学小聚会,你们俩喝点啥。”田晓蕊说:“我可不能和白酒,啤酒我就一瓶的量。”任红玉说:“若是你们喝白酒,我就陪着喝点白酒,你们若是喝啤酒我就陪你们喝点啤酒。”刘月晓说:“这样咱们四人先分一瓶白酒,没喝好的话咱们再议。”田晓蕊说:“月姐,我不能喝白酒的。”刘月晓说:“好吧,那你就先来瓶啤酒。”服务员说:“来啥啤酒、白酒。”刘月晓翻看了一下酒水单说:“来瓶简装宋河,再来两瓶玉泉啤酒。”服务员又问:“饭定下吗。”任红玉说:“先上酒上菜去吧,饭一会再说。”服务员说了声:“请稍候,下去准备去了。”

  田晓蕊拿过茶壶,给我们三人倒上半杯茶水,微笑着对我说:“再续,你喝水啊。”我说:“谢谢。”田晓蕊给自己也倒上茶水,边倒水边说:“谢啥,即是同学又是老乡的,以后咱们要多亲多近啊。”刘月晓说:“晓蕊说的对,以后再续你要多关照我们这三老乡啊。”我说:“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姐妹,大家互相关照。”趁着我们三闲聊的时候,任红玉打开了电视开关,电视正在播放的是央视新闻。任红玉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茶水说:“大家都别客气了,先喝点水。”我也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任红玉也喝了口茶水。

  这是一间有二十多平米的房间,房间里装饰着粉红色的壁纸,房顶上装着简单的粉红色的吸顶灯,显得房间里充满着温馨的暖色调。一架壁挂式37寸彩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