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大中原60(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3年9月16日晚上饭后,在中原武警八支队营区的操场上燃起三堆篝火,武警战士和我们传媒大学的新生载歌载舞共度良宵。篝火映红了半边天,同学们忘记了行军的疲劳,跳起欢快的锅庄舞。独唱、合唱、诗朗诵,同学们各显身手,把欢乐留在青春的记忆里。这正是:篝火映半边天,弟兄姊妹舞翩跹。野营拉练到官渡,警民团结大联欢。

  入夜天气渐凉,熄灭了篝火,同学们挤到帐篷中,和衣而眠。只有远处巡哨的士兵来回的脚步声,暗示着这是在武警部队的操场上。长夜难眠,枕着背包,遥想官渡古战场,飞火流光,刀兵相碰,人喊马嘶的惨烈景象。或许此地就是决定袁绍和曹操命运的交战场地。我辈今晚夜宿官渡古战场,对于军训来说或许有更深层的意义,只是我们还不甚了解罢了。夜已深沉,困意来袭,不知不觉酣然入梦。梦中仿佛看到临漳河上铜雀台,看到大乔、小乔临台浣纱。

  公元2043年9月17日早晨,吃过早饭,同学们收拾行装,操场上整队出发,从官渡原路返回。经过昨夜的休整,同学们不是精神头更足了,而是因为歇过劲来后,双腿乏力。身材丰满的任红玉说:“阎教官,刘导员,我的腿肚子都哆嗦。”阎教官说:“若是此刻是在战场上,敌人来袭,你还有闲心哆嗦吗。”任红玉说:“这不是战场吗,这不是军训吗。”阎教官说:“只有训练时候吃苦,作战时候才能减少流血牺牲。曙光在前头,坚持就是胜利。”刘导员说:“咱们男同学发扬一下团结互助的精神,哪位同学给任红玉背一下背包啊。”副班长沈哲说:“还是我来吧。”沈哲走过去,一个肩膀上背着自己的背包,另一个肩膀上背着任红玉背包。蒋大军说:“沈哥,你先背着,一会我来换你。”沈哲说:“行。”队伍八点准时从武警八支队操场上出发了。

  白天天气炎热,同学们两天的疲劳积攒到一起,行军的速度比昨天下降了不少。掉队的女生越来越多,几个娇小姐先后喊:“走不动了。”刘导员再次发动男生帮助女生扛着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