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大中原5(1/2)

加入书签

  送走了两位学长,父亲和母亲看我们宿舍地面太脏,父亲从过道里找来了一把笤帚和一把墩布头,开始扫地。母亲把以前学长们用过的一条旧毛巾用清水洗净,开始擦我的床和阳台门窗户上的玻璃。看父亲和母亲这样的忙,我拿起墩布头,到水房涮干净,将房间和阳台都擦干净。

  娘看了看手机说:“十一点四十五了,洗洗手咱们吃饭去吧。”父亲说:“好。”我说:“今天咱们在哪里吃呢。”母亲说:“我和你爹商量好了,今天就跟你在食堂吃顿午餐,看你们食堂的饭菜可口吗。”我说:“好。”脸盆和暖壶还没有预备,所以洗手暂时得到隔壁的水房去洗。三人洗了手脸,我把毛巾和香皂盒放回宿舍。娘在门口说:“带好房卡和饭卡。”我说:“知道了。”拿着房卡和饭卡,我跟父亲和母亲一起从西侧楼梯往下走。母亲说:“一会吃完饭,先去领迷彩服,然后去给你买脸盆、暖壶、蚊棚、凉席和拖鞋,再买一把晒衣服的撑子,下午把你房间的床铺和东西收拾好,晚上你就在这里住了。”我说:“好的。”

  餐厅在我们宿舍的楼的北面,占地面积很大,有三两千平方米的样子,东、西、南三个方向都有门,北侧是一排饭口,足有四十多个饭口。整个餐厅流水席,午饭从上午十点半一直开到下午两点半。中原省内各地市特色小吃,各种面食应有尽有,就连川菜、鲁菜、粤菜、湘菜等各大菜系的菜蔬和小吃也都齐备,看到食堂有这么多品种的饭菜,娘说:“这比你们上高中的时候饭菜品种多多了,你每天吃一种风味的饭菜,一个月还轮不完一次呢。”父亲则开心的说:“不用担心你吃不好了。”

  我说:“爹,你中午想吃点啥。”父亲说:“今天缺水太多,我想喝瓶啤酒。”娘看了父亲一眼说:“你就说你想喝啤酒就行了呗。”从我记事以来就没看到父亲喝过白酒,只是在走亲访友或是家里有客人的时候才陪客人喝上一两瓶啤酒。听母亲说过去父亲是喝白酒的,也经常喝白酒喝多了,为此年轻的时候也没少跟父亲生气。到父亲四十多岁的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