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我的婚恋生活8(1/2)

加入书签

  shoM_read;

  公元2050年5月2日15点30分,王咏春、曹东学和我乘坐出租车就来到了郑新农业高科技园区旭鑫牛业有限公司场区外。我们从出租车上下来,我结算了车费,出租车驶离了旭鑫牛业有限公司的大门口。站在旭鑫牛业的大门口,向四周观看。旭鑫牛业位于郑新区东南,西距郑新区约10公里,西距郑新国际机场约15公里。南侧是一条通往市区的快速路,隔路是一座村落。东、西、北侧均为待开发的耕地。场区东西约1500米,南北约2000米,目测占地约50亩。在场区南侧和快速路之间是一片杨树林,我们所处的道路正好是公司大门口直通场区的连接路,这条路东侧就是这家牛场的东大墙,墙外有两排高大的白杨树,树的东侧是一条乡村道路,道路一直延伸到场区以北的庄稼地里,一眼看不到尽头。

  站在门口向场区里面看,场区的大门口是电动门,电动门的西侧是警卫室兼消毒通道,在进入场区门口南侧建有一座深约1尺的车辆消毒池。透过场区的铁篱笆南墙,向场区里面看。场区的最南边是一处苗圃和菜园,在进入办公楼的甬道上搭着葡萄架。菜地、苗圃的北侧是一栋两层的办公楼。在办公楼后面是一道大墙,东侧有一道铁门把生活区和生产区隔离了起来。

  ~,当我还在四处打量这座牛场的时候,王咏春和曹东学已经走到了警卫室的门口。王咏春喊:“再续。你还看啥呢,快进来。”我说:“我先看看这家牛场的大概情况。”王咏春说:“公司有详细的介绍,没事你找本看看。”我说:“好的。”我紧走几步跟上来王咏春他俩。

  警卫室的门是开着的。里面一位保安问:“你们是哪里的。”王咏春说:“我们是大河日报社的记者,找你们李鼎铭李总经理。”保安说:“哦,正好李总在呢,你们进去吧。”从门朝北开的警卫室门前走过之后,看到这里是一条宽约一米的狭长通道,通道的口入口和出口各有一处塑钢门。墙壁是瓷砖到顶,地面上铺着有类似汽车脚垫一样的东西。走在上面感觉有液体在里面。并且还能听到格叽格叽的声音,头顶上有紫色的紫外线消毒灯。

  我问:“大哥,这地面上是什么呢。”王咏春说:“这个房间叫消毒室。地面上有84消毒液,头顶上有紫外线消毒灯。”我说:“是不是每一个进入牛场的人都要从这里通过呢。”王咏春说:“我们来过几次,每次都从这里走,这是牛场特有的制度。你没看到连汽车进入场区都需要消毒吗。”我说:“是啊。没想到一家民营企业这么正规。”王咏春说:“你可要不要小看这家民营公司。这家企业在全国农产品企业也是龙头企业呢。”

  从消毒室的北口出来,就进入了牛场的生活区。如果不是事先告诉你这里牛场,单凭场区南侧这一地的苗圃和菜园,你为误以为我们来到了是一家种植公司呢。菜地里有人正在浇水施肥,我们通过葡萄架的时候,发现有一位老同志正在把掉了下来的葡萄秧往葡萄架上领。王咏春问:“请问李鼎铭经理在吗。”

  老同志放下手里的活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是哪里的。”王咏春说:“我们是大河日报社的。”老同志说:“他在会见区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