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我的婚恋生活5(1/2)

加入书签

  shoM_read;

  聂馨端起猫屎咖啡,用小勺搅动着杯中的咖啡,低着头轻声的说:“我的过去很简单,上大学,毕业后就在现在的兴义医院药剂局实习,实习完了之后就被招录到这家医院工作了,工作还是在药剂局住院部药剂师做了药剂师。”

  我喝了口咖啡,盯着聂馨的脸问,聂馨一直低头,以至于我无法看清楚她的眼睛。我问:“我说的是你感情世界,不只是你的学习和工作。”

  聂馨说:“那就更简单了。上学的时候,有一位男生一直追我,你也是过来人,学生时代的恋爱,太简单简直就是瞎胡闹。再说我根本就没看上他。后来,大学一毕业,他就回他老家了,我们的关系也就自然终结了。”

  我说:“也是,学生时代的爱情能善始善终的少,大多数就是一年土,二年洋。三年搞对象,四年说再见。”

  聂馨说:“你说的是一般情况,像我们这个专业的,男生本来就少,而且质量又不高。被我们专业女生给捧得跟皇帝似的,我一开始就没看上我们专业那些娘娘腔的男生们,所以,即使他们主动追我,我都没搭理过他们。”

  我说:“工作也快2年了,同事中就没有遇到合适的。”

  聂馨说:“实习、毕业这两年啊,就顾着忙∧,工作了。上班忙工作,下班还要背诵药名和价格,还没顾上呢。”

  我说:“你可真是上学时候是好学生,工作以后是好员工。人长得不说美丽吧,也算是人中上品,就没人给你介绍介绍。”

  聂馨笑了笑说:“还不瞒你说,前几天单位一位大姐给介绍了一位,是她丈夫班上的一位同事。”

  我问:“那位男生是做什么工作的。”

  聂馨说:“是一位大车司机。”

  我问:“你为啥不同意了,家世条件不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呢。”

  聂馨说:“他家条件是很好的。他父亲是下面某矿的矿长,他母亲在矿上医院上班,家世条件也算不错。他在矿上车队开大车,也算是有技术的工人。”

  我问:“既然这样,你怎么还不愿意了呢。”

  聂馨说:“说起来简单,今年春节我约他去趟我们老家看望我父母,因为给我父母购买礼品,我们俩发生了分歧。在超市里我们吵了一架,他甩袖子就走了。”

  我问:“后来呢。”

  聂馨说:“后来,他拿着礼品到医药局来看我。我都告诉同事,就说我不在。或是,根本就没遇到过我。”

  我又问:“再后来呢。”

  聂馨把空杯子放到茶几上说:“没有再后来了,再后来,就是陈蜀山喊着我,接你的飞机来了。”

  我说:“呵呵,缘分啊,他这傻小子甩袖子走了,我捡了个漂亮媳妇。”

  聂馨说:“你可别高兴的太早。我还没有答应做你媳妇呢,我只是同意先跟你处处,看我们处得来还是处不来。”

  我说:“就等于组织考察呗,那咱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聂馨说:“看你表现了。”

  我说:“我现在的状况,会让组织很失望的。我现在是一没有工作,二没有家世背景,三没有那么高富帅。”

  聂馨说:“我选择对象的三个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