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是谁劫持了HL女王67(1/2)

加入书签

  公元047年4月日傍晚时分,d106次动车乌鲁木齐开往云涟港市的动车准时进站了,当第一批乘客托着行李,大包包的朝出站口走过来的时候,金菊花和金梅花俩人举起来接王琴家人的站牌。我们守在出站口的左侧,注视着出站的客流,不知道那些人是王琴的家人。

  当这趟车最后一批客人走出出站口的时候,有五个大人,其中一名妇女抱着一个、4岁男孩的一群人朝我们走了过来。余金玲上前问:“大叔,你们是王琴的家人吧。”其中一名五十多岁的大叔:“是的。”余金玲:“大叔,你们一路辛苦了,我们是王琴的战友和朋友,特地过来接你们去酒店的。”

  其中的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问:“闺女,我问一下,我家的琴她怎么样了。”余金玲:“您是婶子吧。琴姐现在还在抢救中,尚未脱离危险。”来到五十多岁妇女:“麻烦你们跟医院一下,一定要把我家的琴抢救过来啊。”余金玲:“我们已经跟医院交代好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就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王琴的母亲:“那太谢谢你们了。”余金玲:“别客气了,咱们先去酒店吧。”

  来的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我们能不能先看看我妹妹的情况。”余金玲:“现在还不能,医生他们还在全力抢救中。不过医生也了。你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来的一位看起来像是王琴姐姐的人问:“我妹现在在哪里哪里呢。”余金玲:“现在在云涟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呢。”我:“叔叔、婶子,你们一路辛苦了,咱们先去酒店吧。等医院让咱们看的时候,咱们再去看望琴姐好吧。”

  那位看起来年轻的女人,怀里抱着的男孩:“我要看我二姑。”抱着孩的女人:“明,听话,该见到二姑的时候自然就见到了。”

  余金玲我们从王琴的手中接过行李,余金玲:“接你们的车在停车场,大家跟我们来吧。”我提着王琴父亲的行李箱。我们一起朝停车场上的考克斯中巴车走去。

  大家上了车,中巴车开出了停车场。为了分散王琴家人的注意力,余金玲故意问寒问暖。就是很少提王琴的事情。即使对方问了,余金玲我们也是三言两语将话题岔开,尽量直接回答王琴的情况。沿途金菊花和金梅花俩人哄男孩开心,也分散了王琴家人的注意力。

  0多分钟的车程。考克斯车平安的把王琴的家人接到了翔云酒店。登记身份证后,他们被我们送到了5楼,被安排在501、50和50三个房间。

  在5楼的过道里,我们发现还有两拨客人正在办理入住手续,金菊花上去一打听才知道,这两拨客人一拨是飞行员王云飞和飞机副驾驶金保全的家人,陪同他们的还有当地武警支队的马振同等人。

  马振同过来跟余金玲:“余队,先让客人们盥洗盥洗。0分钟后一楼餐厅用餐,公安部领导和省厅领导也要出席今天的晚宴。”余金玲:“上级领导已经到了吗。”马振同:“已经到达了云涟港市。目前正在跟云涟港市地方政府交换意见呢。”余金玲:“哦,好的,知道了,我就去跟王琴的家人。”

  余金玲来到501室王琴父母的房间对王琴的父母:“叔叔、婶子,你们先盥洗盥洗,一会儿部里的领导也出席今天的晚宴。”王琴的父亲:“好的,谢谢你们,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