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是谁劫持了HL女王66(1/2)

加入书签

  公元047年4月日下午16时5分,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頂頂點說,我问:“谁呢。”门外余金玲的声音:“再续,快起来有事情了。”我:“稍等。”余金玲:“我在楼下等你。”我:“什么事儿啊。”余金玲:“琴姐的家人从甘肃来了,总队领导让我们去先接待一下。”我:“知道了。”

  随后听到余金玲在楼道里召唤金菊花和金梅花的喊声,三人远去了。我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裤,跟还在睡觉的王咏春:“王哥,我有事儿跟余金玲她们出去一趟。”王咏春:“嗯,知道了,早去早回啊。”我:“好的。”完急匆匆的拉开房间的门走出了606房间。

  我来的翔云酒店楼下,发现停车场上停着一辆土黄色的考克斯,车门是开着的,余金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我出来东张西望的找车,就大声喊:“再续,我们在这里呢。”我快步走上车,坐在了金梅花的身后座位上。

  余金玲对司机:“人齐了,咱们走吧。”考克斯起步,开出了翔云酒店的停车场。我问:“琴姐的家人什么时候到。”余金玲:“17时0分到大云涟港市火车站。”我问:“能赶上吧。”司机:“时间是满充裕的。”

  我问:“咱们几个人谁都不认识琴姐的家人,咱们怎么联系他们呢。”余金玲:“他们乘坐的是d106次动车是乌鲁木齐-云涟港的。”金梅花:“你担心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你来看。”完金菊花和金梅花拉出一块白色的大纸板,上面用墨水写着几个大字:接王琴家人。

  我:“你们想的还真周到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咱们怎么跟王琴的家人呢。”余金玲:“上级已经安排了,暂时先不告诉王琴家人她已经牺牲了。”

  我:“那我们该怎么呢,大家的口径需要一致才行啊。”余金玲:“暂时跟她家人,琴姐受伤严重,尚未脱离危险。家属暂时不能见呢。”我:“也行,等家人安稳下来,再告诉他们。”金菊花:“这样,我们心理压力太大了。”余金玲:“为了减轻亲姐家人的压力,我们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咱们这不是瞪眼瞎话吗。”

  余金玲:“咱们这叫善意的谎言吧。”我问:“上级决定什么时候告诉琴姐家人真相呢。”余金玲:“等总队领导会见琴姐家人的时候,由总队领导跟她家人吧,咱们跟琴姐家人这些不合适。”我:“这样一也有道理,咱们就按照总队领导的安排去办吧。”

  我忽然想起总队领导现在来了没有,我紧跟着问了一句:“余队,总队领导什么时候到。”余金玲:“公安部和总队领导今天下午已经到淮海省了。现在正在跟淮海省的领导们一起朝云涟港市这边赶来,相信明天上午或是下午总队领导就能会见琴姐的家人。”我:“琴姐的家人住处安排在哪里了呢。”

  余金玲:“安排到翔云酒店5楼了。”我:“离我们很近啊。有没有知道琴姐家人都是谁来了。”余金玲:“好像琴姐的父母、哥哥、姐姐和妹妹都来了。”

  我把我心中相问的都问清楚了,闭上眼睛想着这些刚进大脑的信息,我的大脑飞快的处理着刚才接受的消息。我心想,琴姐走了,作为我,琴姐一生中最爱的人,她是不惜用牺牲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