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是谁劫持了HL女王60(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7年4月23日上午8时,孙川人、余金玲我们乘坐3辆越野车来到云涟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前的鲜花店里,先买了两个大花篮,一个花篮的缎带上写着:沉痛悼念好姐妹王小琴女士,落款是:武警总队女子特警队全体成员。另外一个花篮上写着:沉痛悼念王云飞同志,落款是:武警总队女子特警队全体成员。我手里捧着单独为王小琴买的一束黄色的车迟菊。当女子特警余金玲她们将两个大花篮放到太平间门前的时候,我发现在太平间的旁边已经摆上了很多云涟港市政府、公检法机关以及武警支队、海巡警支队送来的花篮,并且有武警队和海警队联合执勤机构,他们既要维护现场持续,又要接待各个部门前来悼念。当我们来到的时候,武警支队支队长马振同,海警支队支队长于海光俩人也都过了打招呼,分别跟我们握手道珍重,说保重。

  看到云涟港市的各个部门对死者的厚遇,让死去的人灵魂得以安宁,让活着的人精神感到振奋,我心里也得到了一些安慰。我走到太平间的窗台前,心里默默的悼念说:“琴姐,你若是泉下有知,就安心的上路吧,从今以后,你的老人我帮你孝敬,你的家人我替你关照。一束野菊花,虽然不能代表什么,毕竟可以表达我的一份思念之情。人生要说长也很漫长,要说短也不过短短的几十年,有生之年,我将把你永远的铭记,待到有一天我老得走不动了。我就去天国找你,希望那时候你还能记得起我,挚爱你的再续送上。”我把这束车迟菊恭恭敬敬的放到了窗台上,鞠了三个躬,回到了王咏春身边。

  王咏春说:“再续。你要想开点,她走了,你未来的路还长着呢。”我说:“我知道,她这一走,我还有好多事情要替她去完成呢,我一定不辜负了她对我的好。”王咏春说:“这就对了。”说完。王咏春在太平间周围对云涟港市各机关送来的花篮以及武警海警值班情况做了拍照,我知道王咏春这是在为新闻稿件准备素材。我说:“王哥,这几天我其他工作比较多,写新闻稿件的任务,你就多操心吧。”

  王咏春说:“没说的。咱哥俩就是一体的,你多做点,我多做点都没有关系的。对了昨天编辑看了咱们发来的稿件非常满意,又催稿了。”我说:“等这件事情过去后,我想写一篇全面的详细的长篇报道,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仔细的写清楚。”王咏春说:“太好了,写长篇我不如你。”我说:“现在还是刚刚有个想法,落实起来还有一段时间呢。今天我想采访的hl女王和柔丝公主殿下也很关键。她们的见闻对我们的长篇报道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王咏春说:“她们这次经历,有我们的读者很期待的东西在里面,所以今天的采访尽量详细。”

  我说:“其实。从我跳海以后,她们的经历事儿,我们都没有直接参加,我们都是通过事件分析推演出了的。今天听当事人讲说我跳海以后的事情,是这个故事情节的另外一面,是读者非常关注的一个节点。所以一定要全程录音或是录像。”王咏春说:“这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就做好询问工作。我负责录音、录像。”我说:“好的。”

  我们这边对今天的工作做了简单的沟通,那边余金玲说:“孙指导员。下一部咱们将去医院看望hl和柔丝公主殿下,时间不早了,我看咱们就走吧。”孙川人又跟马振同和于海光说了几句,跟余金玲等人说:“好的,咱们走吧。”

  上越野车的时候,我发现车上还有两个花篮,花篮中的鲜花跟刚才的鲜花略有不同,缎带上的文字也不同。我问:“这是送给女王和公主殿下的。”余金玲说:“去慰问女王,我们想来想去,最后感觉还是送鲜花更合适。”孙川人说:“鲜花能给病人一种好心情,买些瓜果李桃倒显得俗气了。”我说:“也是,不如到时候问问女王她们想吃些什么,要些什么再做更好。”

  3部越野车从太平间门前开到了住院部停车场。大家下车后,孙川人领着我们上了医院内科楼8楼,孙川人推开801病房的房门,看到里面有一位女护工正在给女王陛下擦拭着脸,柔丝公主在给女王削苹果。

  一进病房孙川人就大声说:“见过女王陛下,见过公主殿下,你们都还好吧。”女王陛下此刻已经擦完了脸,看到这么多人来看他,她脸上挂满了笑容。女王陛下说:“有你们这么好的照顾,我好多了,谢谢你们了。”柔丝公主殿下说:“谢谢你们了。”

  孙川人说:“女王陛下,公主殿下,营救你们的女子特警们前来看你们来了。”余金玲和五朵金花上来见过女王陛下,金菊花把花篮送到女王的病榻前的白色床头柜上面。女王说:“谢谢你们的搭救之恩,谢谢你们的鲜花。”余金玲走到女王的病榻前,女王拉住了余金玲的手说:“看这闺女长得多俊啊。”孙川人赶忙介绍说:“这是女子特警队的余队长。”女王说:“小小的年纪,就这么有本事,有出息。看起来我这老太婆是不能相比了。”

  余金玲说:“老奶奶,你的精神面貌真好。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那么硬朗。”女王说:“若不是前些日子路途奔波,我身体比现在还要好呢。”余金玲说:“奶奶的身体会越来越好的。”女王抚摸着余金玲的手说:“这孩子真会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