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是谁劫持了HL女王21(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7年4月17日早晨,我和王小琴吻别后,俩人恋恋不舍的起来各自盥洗,盥洗之后吃了女护士送来的早餐。。しw0。

  早上8点科室主任领着医生们查床,在我强烈的要求下,主治医师跟科室主任沟通后,同意了我提前出院的请求。王小琴去给我办理了出院的相关手续,我把王小琴和我随身携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就等王小琴办手续回来。

  这时候王小琴领着我的同事王咏春走了进来,见到王咏春,我非常高兴,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说:“王哥,你咋这么快就过来了。”王咏春见我要站起来,赶忙问:“杨子,都好了吗。”我站起身说:“都好了。”我问:“王哥,你的伤口咋样了。”王咏春说:“虽然还隐隐作痛,但是也无大碍了。”

  我说:“那就好,你跟王小琴是咋遇到的。”王小琴说:“王哥打电话到我手机上了。”我说:“怨我了,昨天没有告诉你我的手机卡已经补办好了。”王咏春说:“听到你的消息,我就去找主治医师,让他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今天一大早我就坐高客赶了过来了。”

  我说:“好,你来得太好了,我们这就可以走了。”王咏春问:“我们现在去哪里呢。”王小琴说:“你俩跟我去我们临时驻地吧,到了驻地如何行动就得听上级领导的安排了。”我说:“现在,也只有如此了。”

  王小琴说:“没有其他的事情,咱们这就走吧。”我说:“好的,我早就呆够了。”王小琴提着她的行李箱。王咏春和我跟在王小琴的身后,我们一起走出了我住的津门第一医院。一边走我问:“hl国活着的保镖咋样了。”王咏春说:“好像还有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呢。”我问:“他的伤势严重吗。”王咏春说:“看起来伤势不轻呢。”我说:“有机会我也应该去看望一下这位外籍友人,毕竟是因为我家的事儿他才受伤的。”王咏春说:“等营救活动结束后,咱们去看看他可好。”我说:“嗯,这也应该是咱们工作的一部分。很有必要去采访一下他。”

  走在前面的王小琴说:“咱们已经到大街上了,注意保守国家机密。”我说:“好的。”津门医院大门西侧的主街边上,王小琴一挥手,一辆从南边来的出租车停在了路边,司机下车把王小琴的行李箱和王咏春的背包都放到了后备箱里。三人上车,王小琴坐副驾驶位置。我和王咏春坐在后排。津门出租车司机问:“三位去哪里。”

  王小琴说:“津门武警招待所。”出租司机说:“好的,你几位坐好了,我这车可开了。”出租车司机话还没说完,轿车已经平稳启动,快速换挡车朝市区里开去。

  津门的道路是全国出名的不好走。老街小巷多。单行线多,方向还不正,若不是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外地司机是很难从里面绕出来或是直接开到目的地。还好现在有了北斗导航系统,无论是车载还是手机导航,确实方便了很多。

  车在市区里转了两圈后,我又迷失了方向,还好有王小琴和王咏春两个人在。他俩的方向感比我强,能分辨出东西南北来。出租车在河西区一处武警守备的大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