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是谁劫持了HL女王16(1/2)

加入书签

  我说:“琴姐,你能不能不那么着急呢。”王小琴问:“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我说:“我也想跟你去。”我撩起被子就想下床,忽然发现我身上穿的是病号服,又赶紧把被子盖上了。王小琴说:“你还没有完全恢复呢,怎么能一起上街呢。”我说:“我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儿,不过是因为海水冷,我又费了很大的体力,肚子里又没有饭,几个方面的原因我就晕倒了。现在我已经缓过来了,你看看我还不是跟个没病的人似的。”

  王小琴问:“护士,你说他能出去吗。”护士说:“若是在近处转转也不妨事儿,只要不让他太累了就行了。不过,你们要等这最后的一瓶液滴完再走。”我说:“行,那就滴完再走。”王小琴拿过来一支香蕉问:“再续,你吃点吧。”我说:“先放着吧,我还不想吃呢。”王小琴把香蕉放到了床头柜上,坐到了看护坐的小方凳子上。

  我问:“琴姐,我的衣服呢。”王小琴用手一指阳台上挂着的外衣和说:“那不都在呢。”我问:“是谁给我换上的病号服,又是谁把脏衣服给我洗的呢。”

  王小琴说:“是护士和我一起给你换的病号服,是我把脏衣服给你洗的。”我脸一红说:“谢谢你们。”护士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王小琴说:“我也没做什么,就是搭把手,把脏衣服洗了。”

  我说:“琴姐,还要麻烦你一下。看看我的衣服干了没有,如果干了就拿过来就行了,我一会儿好换上。”王小琴去阳台上给我看衣服干了没有,在阳台上王小琴摸了摸晒在阳台上我的衣服说:“干了。”我说:“干了就拿过来吧。”

  王小琴顺手把我的衣服摘了进来,我说:“谢谢。”王小琴说:“再续。咱们是好朋友,跟我你就不用那么客气了,你越客气我越感觉到疏远,这种感觉真不好。”我说:“礼多人不怪吗,姐也不必太在意。”

  又过了有约20分钟,最后一瓶液终于输完了。护士把空塑料瓶摘了笑着说:“注意休息。别太累了。”我说:“好的。”护士说:“别忘了中午11点半前回来,否则会买吃不到饭的。”王小琴说:“谢谢,我们不会太晚的。”护士拉开了门,走出去了。

  我说:“琴姐,你回避一下吧。我把衣服换上。”王小琴说:“你就换吧,我把身子背过去就行了。”我说:“嗯,也行啊。”王小琴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我说:“看来你还挺封建的,昨天你都被我们脱的赤条条的了,现在倒瞎讲究起来了。”

  我在被窝里把病号裤子脱了,发现我是赤身呢。赶紧把我的黑色穿上了,然后又穿上了羊毛裤。新洗的衣服那种菊花的香味飘了出来。那气味是我最爱闻的气味。裤子上除了菊花的味道,还有阳光的温暖。脱了病号服,换上保暖。我才说:“琴姐,可以转过来了。”我穿上袜子,又穿上外罩裤子,穿上暗红色的夹克,王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