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走着走着就散了41(1/2)

加入书签

  结算了餐费,徐春梅和我走出了红房餐厅,夜色越来越浓了。⊙~,徐春梅说:“先生,咱们随便走走吧。”我说:“好的。”徐春梅问:“是校内还是校外。”我说:“校内吧。”漫步在去往新闻传媒院的小径上,这里相对比较肃静。一边走徐春梅一边说:“再续,你知道我二姨对你啥评价吗。”我说:“说说,我很想知道二姨她怎么看我。”

  徐春梅说:“我二姨说你少年老成,看上去很实诚,是个可以信赖的人。”我问:“她就没有说别的了。”徐春梅说:“就是个不高,不过也还行吧。”我说:“个是爹妈给的,嫌我个矮,那可没办法了。”徐春梅说:“他们都看不上,我看上就行了,是我要跟你一起过一辈,不是他们。”我说:“一个人的强大绝对不光是躯体上的强大,一个人真正的强大是内心的强大,好男人拥有的是一颗锐意进取的责任心。”徐春梅说:“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才能给女人以安全感,你有能力,又有责任心,这真是我所看中的。”

  绕过后勤处的楼,俩人携手走向图书馆的高台阶上。图书馆今天还没有对生开放,图书馆前的台阶上坐着几位纳凉的生,多是一男一女,说着私情话。走下图书馆的高台阶,从孔老先生的立像旁走过。眺望远处的龙湖,龙湖上暗绿色的荷叶茂密的高出了水面很多,长得郁郁葱葱、密密麻麻的。湖边的垂柳的枝条就像少女的头发,一直垂到了湖水中。

  穿过后勤处的小广场,俩人来到湖边的草地上,徐春梅指着一块大石头说:“再续,咱们就在这里坐一会吧。”我说:“行啊,你坐上去吧。”徐春梅脱了拖鞋,赤脚坐在大石头上。微风吹过风将裙摆吹动,徐春梅用手把裙摆掩在两腿之间,免得被风吹起来走光。我站在大石头的后面,双手搭在徐春梅的肩上。徐春梅说:“接天荷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我说:“用不了多久,就将是荷尽已无擎雨盖,残菊犹有傲霜枝了。”徐春梅说:“是啊,时间过的好快啊,我到咱们大都要年了。”我说:“我岂不是更快,眼看就出去实习了。就要跟大生活说再见了。”徐春梅说:“别担心了,我们总是要长大,总是要离开这里的,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对了再续,信息部的工作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在信息部这两年,锻炼了我,我很留恋在信息部里这段时光,最关键的是这段记忆里有我们一起走过的记忆。不过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个期我该主动的辞职了。你们几个044级的老生该担起信息部的重任了。我看信息部未来的部长该在李伟、林静和你之间产生,你若是有意我可以推荐你一下。”

  徐春梅说:“从我内心来说,我不想当这个部长,但是从锻炼能力和水平方面讲我认为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一年时间不长,虽然要做很多工作,但是只要合理安排时间,做社团工作还是不影响业的。”我说:“既然你内心已经有主意了。那我就支持你了。”徐春梅说:“谢谢你的鼓励,我有什么困难,你可要给我想点。出主意啊。”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坐视不管的。”徐春梅说:“先谢谢你了。”我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