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走着走着就散了8(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6年8月13日下午3点50分,一个人踏上了k928次滨河市开往奉天北的旅客列车,虽说已经过了学生放假的高峰期,然而这趟客车上的旅客依然不少。我把行李箱安放在行李架上,坐在第9车厢,第93座上向车窗外观看着风景。

  一个人的旅途是寂寞的,车窗外的风景再美也还是老样子,看起来有些乏味,拿出手机连接上网络,翻看这两天扣扣空间新动态。看到徐春梅的一条新说说,说说是这么写的:人生是寂寞的也是孤独的,人生中总有一段路需要独自走过,没人能代替你走完你自己的人生。在寂寞的旅途上若是遇到一个真诚的朋友,即使携手走过一段快乐的旅程,也要怀着感恩的心情来看待这场相遇的美丽。没有一个人能始终陪在你身边,有时候连我们自己的影子也会悄悄的溜掉,所以要感谢那些始终不离不弃、安暖相伴陪在你身边的人,这样的人也许一辈子也遇不到几个。

  我点开留言写到:遇到没有先后,缘分没有早晚,遇到就是一份美丽。不忘初心,始终保持一种淡然淡雅的心态,不离不弃、安暖相伴,才能常相伴长相依。

  抬头看看车窗外的风景,火车已经开出了滨河火车站,我点了一下发送,留言发出去了,我把手机装进衣兜内,欣赏着火车穿过滨河市闹市区,一路向东方开去。火车开出了市区,两侧景物转换成无边的绿野,那是生命的颜色,让人看着满眼舒服。

  我的邻座是一位40来岁的中年人,中年人看上去是一位跑外的业务经理。业务经理的外面是他的侄儿叫晓东。在小餐桌的我的对面,坐着一位女大学生摸样的人,看上去人虽然不是很美丽。但是也有着学生特有的安稳与恬静。女大学生旁边坐着一位老太太,老太太的外面做的是三十多岁的女儿。

  一个狭窄的空间里汇聚了两名大学生、两名企业的跑外人员和一对到滨河市探亲的母女。最先开口说话的是那名年长的业务经理,这位业务经理一口豫西口音,他问对面的老太太说:“大娘,你这是要去哪里呢。”老太太说:“我和闺女来滨河市看望我儿子一家人,我儿子搬新家了。”业务经理说:“你儿子在啥单位上班呢。”老太太说:“我儿子在中原省公安厅工作呢。”业务经理说:“可是好单位呀。”

  老太太说:“看你像是一位经常出门在外的人,你是做什么的。”业务经理说:“我是开活性炭厂的。”老太太说:“去做什么呢。”业务经理说:“我和我侄儿到奉天一带推销产品。”老太太问:“活性炭是做啥用的。”业务经理说:“简单的说吧,这活性炭就是去除水和气体里面异味的东西。”

  老太太的闺女说:“新装修的屋子,放些活性炭是不是有去除异味的功效呢。”业务经理说:“行,当然能行了。”小伙子说:“咱们家用的净水机里面的过滤器。里面也有一层活性炭。”闲着没事儿,听着中原口音跟辽东口音的对话,别有一番情趣。听辽东口音更接近我们辽西口音,听豫西口音则比较费劲,还好我们宿舍的小邸就是纯粹的豫西人,听习惯了小邸的口音后,如今听豫西口音也没有最开始来中原省的时候那么费劲了。

  业务经理问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