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走着走着就散了7(1/2)

加入书签

  我们没走出几步,小邸说:“这才刚10点咱们就去吃午饭,人家鲁西肥牛还没有营业呢。”他这一提醒,大家恍然大悟。李冬利说:“是啊,这么早咱们去干啥呢。”我说:“天这么热,去鲁西肥牛玩会儿扑克吧。”沈哲说:“李冬利,你是班长,你说了算。”李冬利说:“我说了算,你们陪着我们去逛超市。”小邸说:“姐们,咱们大学城附近哪有像样的超市啊。”田晓蕊说:“就在附近的服装超市看看也行啊,反正是消磨时间的事儿。”我说:“走吧,听你们的。”五人继续朝学校北门口走去。

  几人沿着老107国道向西北航校职工公寓方向走去,在航校职工公寓东侧的底商的服装超市、日用杂品店和海外代购店勾留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中午11点20我们终于坐到了鲁西肥牛的一楼泽河厅,服务员送上一壶免费的茉莉花茶,微笑着说:“欢迎光临鲁西肥牛金水店,请问几位吃什么呢。”双手奉送上菜单,我把菜单递给班长李冬利,李冬利接过菜单说:“每人一份肉,青菜来点,在来个鸳鸯锅,调料你们说来什么呢。”李冬利边用笔在菜单上划着,一边问我们。我说:“我来芝麻酱的。”小邸说:“我来海鲜的。”沈哲说:“我来麻酱的。”田晓蕊说:“我也要麻酱的。”李冬利说:“三份麻酱,两份海鲜。”说完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先上着,不够吃再要。”服务员说:“好的,马上就好。”转身下去准备了。

  我给坐在我身边的李冬利和小邸倒上了茶水,正要起身给沈哲和田晓蕊去倒水,沈哲说:“你就放桌子上吧,转过来我们自己倒。”我站起身说:“难得我们同学相聚,给大家倒杯水算是敬意。”这句话提醒了李冬利,李冬利说:“要了菜。没要酒,你们说喝点什么酒呢。”小邸说:“大热天,每人喝瓶啤酒吧。”田晓蕊说:“一瓶啤酒我喝了就多了。”沈哲说:“你不喝还有再续呢。”我说:“是,没事儿,有我呢。”李冬利喊:“服务员,再来6瓶啤酒。”外面快步走进来服务员问:“喝什么牌子的。”沈哲说:“我为我们家乡经济发展做贡献,就喝大河冰啤吧。”我说:“来瓶常温的。”田晓蕊说:“来两瓶常温的。”服务员说:“好的。”下去准备了。

  我给田晓蕊和沈哲倒完了茶水,又把茶水壶填上了新水,放到了餐桌上,坐回到座位上。

  几人闲聊。沈哲说:“想想时间过得很快啊,再有一年咱们就毕业了。”李冬利说:“谁说不是呢。在我印象里开学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呢。”我说:“时间这东西很奇怪,有时候时间过得很慢,然而当我们转身回首往事的时候,却又感觉时间过的很快。”田晓蕊说:“人在无聊的时候,就感觉时间过的慢,比如今天咱们先逛街等时间的时候,就感觉时间过的慢。然而当我们回忆昨天的时候,留在记忆里的恐怕都是难忘的事情。这样时间就仿佛是被压缩了一样,过滤掉了很多平日琐碎的杂事儿,留在记忆里的是难忘的几个点而已。”小邸说:“我还记得刚开学的时候,你跟再续你们关系处的都挺好的。”李冬利赶忙说:“现在他们处的也挺好的吗。”我知道李冬利怕提起田晓蕊和我的过去。会引起不愉快赶紧把话题岔开了。

  这时候服务员推着餐车上来了,一位厨师模样的人端着一只装满了汤料的鸳鸯锅走进来,直接把鸳鸯锅放到了台面上的电磁炉上,打开了电源开关。走出去了。服务员说:“你们的菜和啤酒都齐了,请问啤酒打开吗。”沈哲说:“都打开。”小服务员啪、啪几声,把啤酒打开。都放到桌子上,鞠躬说:“几位慢用。”走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