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走着走着就散了3(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6年7月23日上午8点30分考研培训班政治强化班在新闻传媒学院043年级阶梯教室正式开班了。⊥小說,我们班参加今天培训的有沈哲、小邸、李冬利、田晓蕊和我共五人,这五人在我们班也算得上精英吧。据我跟几个人了解,我们五人之中政治、数学、英语三门全都报名了。每门强化班的培训费都是700元,三门都培训下来需要培训费2100元。这些费用早在报名的时候就足额交给培训机构了。

  今天给大家培训的是新闻传媒大学教授吴征管,这个老头在新闻传媒大学是资深教师,讲起课来非常风趣幽默,喜欢把严肃的政治课本用同学们喜闻乐见的形式来给大家传授。听吴教授的讲课就是简直是一种享受,他的课同学们都爱坐到前排去听,恐怕落下关键的几句话。

  我们班的五名同学来的早,我们几个人坐到了第一排。吴教授在前面用幻灯的形式给大家讲述着考研时候政治的侧重点和学习方法。

  吴教授说:“纵观这几年的考研政治试题,我整理出有如下特点:第一、题多量大,考察的知识点全面覆盖,我们这本教材。第二、紧贴时代脉搏,考察学生的综合政治素质。第三、侧重用马列观点解决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依据以上考察的三个特点,我们就这五天的培训做了一下整体安排。前四天,我主要串讲一下教材,第五天我就这本教材中考试中容易考的内容给大家做一下勾画。下面请同学们打开教材第一章,翻到第二页,看一下什么叫政治这一概念。”

  吴教授说:“什么是政治呢,同志说:政治就是敌人越来越少,同志越来越多。我个人理解,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团结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集中民意、民力做好该做的事情。比如现阶段,我们的目标就是团结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集中思想为复兴东华梦而努力。”

  谈古论今,吴教授滔滔不绝的讲了一个半个:“先休息20分钟,一会儿咱们再接着讲。”

  听说休息了,大家抓紧时间去卫生间方便,沈哲说:“吴教授讲的很透彻,一些观点深入浅出的讲解让大家听得很明白。”:“吴教授结合当下实际,用网上同学们喜闻乐见的话语和身边发生的事情讲解。让人听得津津有味呢。”我说:“没听老吴讲吗,政治课关键是记忆,不背还是不行的。”:“关键的观点还是要记住的,记不住观点就无法阐述。”

  大家走出卫生间,我刚要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徐春梅打过来的,就没进教室,在教学楼边上接听了徐春梅的电话。徐春梅问:“先生。你现在在哪里呢。”我说:“我就在新闻传媒学院北一楼阶梯教室上课呢。”徐春梅说:“今天中午我想吃完饭就走了,你若是忙了,我就自己走吧。”我说:“没事儿,下午我晚去会儿。”徐春梅说:“耽误你培训。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的,我不想你因为我耽误了学业。”

  我说:“现在是政治培训,我有几个同学他们都在参加培训呢,我回来后看看他们的笔记就行了。你一个女生。拿着那么大的皮箱上下车很不方便,我送你到候车室我就回来。”徐春梅说:“好吧,你几点下课。”我说:“11点半吧。”徐春梅说:“我11点半在餐厅东门口等你。咱们吃完中午饭就走,送到火车站你就先回来可好。”我说:“好吧,就这样定了。”徐春梅说:“再见。”挂了手机。

  走进阶梯教室,吴征管教授已经开始了下一堂课的讲解,我赶紧悄悄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听课。一个多小时的课程,因为想徐春梅的事情,好像什么都没有记住,吴教授讲的课都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了。听到吴教授宣布下午上课时间为3点,我的心又宽敞了很多,听到吴教授宣布下课了,我拿着教材就往外面走,沈哲喊:“老五,你干啥去呢。”我说:“有点事儿,我先走了。”

  来到餐厅东门口,发现徐春梅已经买好了两份饭菜,坐在最东边的那张桌上等着我来呢。我看到徐春梅已经收拾好了皮箱和背包,皮箱和背包就放着餐桌的旁边。看到徐春梅我老远就打招呼说:“让你久等了。”徐春梅说:“没等多久,我也是刚刚坐在这里的。”我说:“你的时间观念还挺强的呀。”徐春梅说:“守时是尊重的表现,我尊重你,所以我必须守时。”我说:“你说的真好。”

  徐春梅说:“快吃饭吧,吃完饭咱们好走。”我说:“行。”坐在了徐春梅的旁边,俩人开始吃饭。徐春梅把她不喜欢吃的五花肉都夹给了我,我把一些徐春梅喜欢吃的蒜苔夹给了她,这种吃饭的方法在大学校园的恋人之间是很常见的现象,但是对我和徐春梅之间这样吃饭的机会很少。徐春梅说:“不用给我夹了,你大:“我不想给你做劳工,我只想将来给你做老公。”徐春梅说:“讨厌吧你,做梦呢吧。”

  俩人边说边吃,很快就吃完了午饭,我把两个餐盘送到餐盘收集点,回到徐春梅身边的时候,徐春梅已经背好了背包,将拉杆箱递给我,我拉着拉杆箱跟徐春梅并肩走出餐厅东门,向学校北门口走去。

  在学校北门口等来了366路公交车,俩人跟随几位同学上了366路公交车,在后排找了两个没人的座位坐下,行李箱就放在我们的跟前。

  徐春梅说:“先生,今天我看了一个故事特别感人。”我说:“你先说说是什么故事。”这时候公交车已经开动了,徐春梅轻声的给我讲今天的故事。

  徐春梅说:“老婆突然接到通知,需要再加两个,嗯,我也刚下班。在路上,你大约什么时间回来?女人刚想告诉他还得两个小时,手机就没电了。女人想找个公用电话,再想想还是算了。老夫老妻了,儿子都读了中学,还用如此浪漫?终于下了班,女人匆匆往家赶。已经很晚了,她想这时男人一定候在客厅,把空调开得很暖。餐桌上应该还摆了温热的饭菜,肯定有女人喜欢的那道。想到这里。女人笑了,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却突然,在离家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她看到了男人。男人站在黑暗里,只是一个模糊的灰色轮廓。但她知道那是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