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40(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6年4月30日晚上8时许,余金玲结算完餐费回到我们1号桌前,向大家公布今天晚上餐费的‘花’销。。更新好快。余金玲手上举着小票说:“晚餐60元。”我说:“嗯,以后用餐、‘门’票钱你就先‘花’着,不够了再跟大家要。以后住宿钱我先垫付着,咱们最后一起算账,这样可好。”余金玲说:“好。”王小琴、徐‘春’梅和陈蜀山三人都不反对,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五人各自背上自己的背包,准备出了。余金玲看看手机说:“现在刚晚上八点多一点,距离登机时间还有2个多小时,大家看咱们该如何去机场呢。”徐‘春’梅说:“一辆出租车坐不下,若是两辆最低要50元或是60元,现在坐车去东站,公‘交’车一人1元钱,五人5元钱,从东站到飞机场大巴每人4元钱,一个需要20元钱,两项开支加到一起一共是25元钱,还是坐公‘交’车去飞机场便宜。”王小琴说:“还是‘春’梅‘精’细,看这帐算的多明白。”陈蜀山说:“好,咱们就乘公‘交’去吧。”

  五人出了开封面馆,小伙计送到大‘门’之外高声喊:“欢迎再来。”陈蜀山挥手致意说:“好的,谢谢。”五人过滨融大道,来到我们学校南‘门’西侧的公‘交’车站点,正好有一辆开往东站的332路公‘交’车从东边开了过来。先下后上,五人上车后,公‘交’车向西方开去。因为332路公‘交’车还有两站地就到达终点站火车东站了,所以公‘交’车上人并不是很多,五人就近找座位坐下,我望着窗外熟悉的城市。心里有些感慨。在这万家灯火的时候,我们五人却要踏上飞往南国的旅途。售票员走过来,余金玲买了五张一块钱的公‘交’车票,售票员喊:“前方到达裕华广场了,没买票的赶紧买票了。”

  街道如河。车辆如水,在车水马龙的灯海里,公‘交’车三转两转就停到了火车东站的广场上了。陈蜀山领头,几位‘女’生在中间,我则断后,五人从公‘交’车上下来。直接向开往机场的大巴车走去。三辆机场大巴停在东站广场的车去,陈蜀山朝着站在车‘门’前喊的售票员走去问:“还有多久车。”‘女’售票员说:“你们就上呗,上了就到车点了,这是最早的一班车。”‘女’售票员一口豫西口音,说话就跟唱豫剧似的。

  上车一看。车上乘客并不多,荷载35人的大巴车上算上我们5人也就是20来人,我和徐‘春’梅坐在车厢后部靠近左边的两排座位上,徐‘春’梅临着窗户,我则坐在外手临着过道。陈蜀山与我隔着过道相邻,陈蜀山的里侧座位上做的是余金玲,陈蜀山的身后坐的是王小琴。豫西售票员还在车下喊:“飞机场、飞机场还有五分钟就车了,要走的赶紧上车了。”

  售票员的喊声。终于又迎接上来两位乘客,我看徐‘春’梅正在摆‘弄’着:“几点了。”徐‘春’梅说:“就八点半了。”此刻,大巴车司机已经将汽车的引擎动了起来。大巴车出隆隆的声音。徐‘春’梅说:“要车了。”我说:“现在大巴车车很准时啊。”徐‘春’梅说:“到点就走,不管有没有人。”

  大巴车启动,车辆开出火车东站广场,售票员开始从前向后售票,走到我们附近的时候,余金玲喊:“我这里。买五张。”余金玲用手指点着我们五人,售票员接过余金玲递过去的20元现金。撕了五张车票给余金玲。售票员买完了车票,又返回车厢前部的售票席坐着去了。

  看着车窗外的景物感觉有些面熟。仔细辨别一下,得以确认这条路正是我们刚才乘332路公‘交’车所经过的路线,原来大巴车走我们学校南‘门’,然后向东上新107国道。我说:“看来332路公‘交’车的票钱是白‘花’了。”余金玲说:“不白‘花’,你不知道机场大巴在公‘交’站点不停的,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