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32(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6年4月18日,星期六下午三点半的样子,徐春梅和我从北郊的乡间小路重新回到了滨河市老107国道的便道上来了,只不过此时徐春梅跟我已经有了难舍难分的感觉,徐春梅挎着我的左胳膊,俩人并肩走在林荫道上。

  徐春梅边走边说:“师兄,我从今以后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下跟你的称呼呢。”我问:“你想怎么称呼我呢。”徐春梅说:“叫师兄太平常,也没有新意。叫再续感觉谁都可以这么称呼,叫亲爱是好像又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呢,你说我该如何称呼你呢。”我说:“好说呀,叫我先生吧。”我用微笑的目光与徐春梅对视了8秒钟,徐春梅微笑着说:“嗯,先生这个称呼我喜欢,以你的学识做我的先生绰绰有余,以后我就称呼你先生了。”我说:“当然好了,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徐春梅说:“随便你了,叫小梅、春梅、玫瑰都行啊。”我说:“那我就称呼你为玫瑰吧。以前不太懂什么是玫瑰和玫瑰般的女人,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对玫瑰有了新的理解。原来玫瑰不光指代爱情,还可以指代如玫瑰般的女人或是如玫瑰般的好的心情。我愿你总有一颗玫瑰般的好心情,纷纷淡雅,宁静致远。”徐春梅说:“先生的才学就是不一般,说话总是一套一套的,让我望尘莫及啊,以后先生要多提携我呦。”我说:“说提携就见外了,玫瑰还是跟先生一起探讨的好,其实,先生一直很欣赏你的文学修养和诗词歌赋的水平,在这方面,玫瑰也可以称得上是先生的老师呢。”徐春梅说:“难得先生有如此谦虚的情怀。我应该向你学习。”我说:“三人同行必有我师焉,孔夫子这样说的,所以。做人一定要虚怀若谷,才能取得更大的进步。”

  不知不觉俩人来到学校北门口。徐春梅拽了一下我说:“先生看车。”我脚步停了一下,一辆黑色轿车从我们的身前飞驰而过。我左右看了看近处没车了,拽着徐春梅迅速的走到了马路对面。徐春梅说:“过马路一定要注意车辆,我想要你每天都平安快乐。”我说:“嗯,我会小心的,谢谢玫瑰的祝福。”徐春梅说:“我要你平安,要你幸福,那是必须的。”我说:“好。必须的,必须的。”玫瑰不开心的说:“哥,你敷衍我。”我笑着说:“我没有,我说的是真的。”走入学校大门,徐春梅心情有些沉重的说:“暗淡生活永远是生活的主旋律,鲜艳的颜色总是要装点一下灰色的生活,人生就这样一步步的慢慢的走入黑色地带,直至没有了生命的颜色。”

  我说:“玫瑰,你这样说话,先生感觉调子很低沉。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人无论是贫困还是富贵。不论是健康还是疾病,最终都要逐渐的走向死亡,从这个意义上讲。人跟人的结果是一样的,谁都无法摆脱宿命的最终的归宿。但是从生到死这段时间如果生活却是大不相同,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人生。有的人能够以淡雅的心情,和平的心态面对生活,而有的人却心情浮躁,不能看不清人生真正的意义,致使有的人生活在抑郁之中或是变得沉沦哀怨,这样的人生都不是不正确人生态度造成的。所以我想我们都该抱着随心所欲的心态,过着随遇而安的生活。以和平的心态面对生活中的无常和不公,这样即使遇到不可以预料的问题。也会以良好的心态来面对。”…

  徐春梅边听边不住的点头说:“先生说的是,向先生学习。”我说:“有些话也不是我说的。那些哲理的话我也是从其他书本里看来的,我坚信生活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