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24(1/2)

加入书签

  走进蓝玫瑰歌厅,迎宾把我们请进103室一个小包间内,服务生问:“需要点歌员吗。”任红玉说:“谢谢,我们自己可以的。”服务生深鞠一躬说:“祝福先生、小姐玩得开心。”服务生关上包间的门离开了。

  任红玉坐在点歌台,播放着一首《溜溜的她》,拿起话筒说:“谁会唱这首老歌。”严卫东说:“我先给大家来这首歌。”走上前去,从任红玉手中接过话筒,随着节奏晃动着身子。感觉那种歪歪扭扭的样子,特别好笑。过门之后,严卫东唱到:“你不曾见过我,我未曾见过你,年轻的朋友一见面啊,比什么都快乐……”

  徐春梅、吴林芷和我坐在对着显示屏的大沙发上,田晓蕊则坐在离任红玉很近靠近南侧的小沙发上。服务生敲门进来,送上了包间里最低消费所奉送上来的干鲜果盘,任红玉说:“请拿6瓶红茶上来。”服务生说:“好的,请稍候。”

  这时候严卫东已经唱完了《溜溜的她》,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肯定,其实好坏放在一边,大家大概是处于礼貌,才鼓掌的,说实话走调的地方很多了。第二首歌前奏起,田晓蕊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包间的中间,从严卫东的手中接过了话筒。严卫东跑到任红玉身|万||吧|挑歌去了。田晓蕊拿起话筒,吹了一下,感觉有呼呼的声音发出,确认话筒是打开状态,轻声说:“下面把一首我最喜欢的歌曲《相思的债》送给在座的好朋友。”严卫东带头鼓掌,我们也热烈欢迎。过门过后,田晓蕊轻声地唱到:“我是一个独倚寒窗的女孩,红尘中谁能了解我的无奈,事实难留真情难猜……”虽然,今天田晓蕊喝了些酒。但是感觉唱的还没怎么走调。以往田晓蕊并不怎么抢着唱歌,不知道今天为啥抢着唱歌了。

  田晓蕊唱完了这首歌后,大家鼓掌。按道理说严卫东不该再把着麦不放了。田晓蕊唱完之后,严卫东又唱了首《家在东北》。严卫东开始唱上的时候,田晓蕊也跑到了红玉姐身边去找歌了。吴林芷跟随着节奏轻轻的哼着:“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啊,哪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徐春梅则没事剥瓜子,喝红茶,我则靠在沙发上,边听歌边似睡非睡的眯着眼睛。喝多了酒的严卫东没有一丝乐感了,那简直就是狼嚎。徐春梅小声的说:“唱《北方的狼》更合适他。”虽然声音小点。但是我还是听清楚了。严卫东的一首《家在东北》唱完之后,任红玉拿起话筒,走到房间中央,前奏起,任红玉说:“下面我把一首《爱相随》送给在座的老乡。”过门过后,任红玉按照提示唱到:“人纷飞,爱相随,哪怕用一生去追……”唱到经典处,大家都跟着唱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