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19(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6年3月9日早晨吃过早饭,我娘开着我家的小黑和我爹一起把刘月晓我俩送到燕山市长途汽车站,看我俩坐上了开往北平的大巴车,看我俩跟他们摆手,父母才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去。..当漂泊成为一种常态的时候,在家安居的日就成了短暂的一瞬间,还没有在家跟父母好好的团聚几天,转眼间就又是一场分别。我此刻的心情是很低落的,月姐看出我的情绪有些低落,劝慰我说:“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生活中有很多不完美,既然我们无法改变,那就要会直接面对吧。”我说:“话虽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难过。”月姐握住我的手说:“毕竟有我陪伴着你呢。”我微微一笑说:“谢谢你的不离不弃。”

  大巴车开出燕山市市区,向南行了半个小时,就上了平哈高速。家越来越远,前程就在远方。上午十点半大巴车在四惠长途车站停车场上停好了,一车人下车,一群人检票出站,有的去乘面公交,有的打出租车走了,刘月晓和我跟随着一群人朝地铁站口走去。买了地铁一号线地铁票,凭票下到地铁站台,等了有5分钟,一列地铁开了过来,我俩跟随拥挤的人群上了地铁。乘地铁大约有40分钟的样,地铁到了军博站,我俩下地铁,从地铁站出来绕过立交桥,又向南走了大约15分钟的样,我俩终于来到了西客站北广场。此刻已经是中午12点多点了,我俩急忙穿过人群去售票大厅买了两张发往滨河市的动车,虽然排了一会儿,但是因为售票口开的多,所以等候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有了动车票。心里安定多了,看距离开车还有不足半个小时,我说:“只能买些面包、火腿、矿泉水充饥了。”刘月晓说:“没关系。赶车打紧啊。”俩人走进候车大厅,让刘月晓在检票口排队。我则去候车大厅的小超市里买了些食,拎着去找刘月晓。

  刘月晓说:“赶车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我说:“还好,我们没有晚呢。”月姐说:“以后可千万买好返程车票,这样倒来倒去的麻烦。”我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生有些事情可以预料,但是总有一些事情在预料之外的。”刘月晓说:“是啊。”

  十分钟后,开往武都的d115次动车开始检票,我们顺利的检票上车。坐上动车,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车开出北平西站,已经累了的刘月晓和我谁都不想多说一句话了,俩人靠在软座上迷迷糊糊睡着。刘月晓说:“别睡死了,坐过站可就麻烦了。”我说:“月姐,你睡吧,我给你看着。”月姐说:“嗯,我先睡会儿,一会儿我换你。”

  月姐一睡就是一个多小时,看月姐睡的很香。心想就让她安静的睡一会儿吧,这两天她累了。看要到滨河站了,不能不把她叫醒了。月姐睁开眼睛问:“到哪里了。”我说:“月姐。醒醒吧,一会儿要到滨河东站了。醒醒好,不然下车会感冒的。”月姐伸了个懒腰,“啊。”了一声说:“睡的死了,你怎么没喊我一下,你也休息会儿,让你守了一。”我说:“没事儿,我不累。”

  动车到了滨河东站,我俩走下动车。这脚一踏上滨河市的土地,一种久别归家的感觉涌上心头。真想大喊一声:“滨河市我们又回来了。”看看旁边都是旅客,这话怎么也没喊出口。没想到月姐大喊:“我们又回来了。”惹得不少乘客回头看我们。

  因为提着重的行李。所以俩人出了滨河东站直接打了辆出租车,刘月晓跟出租车司机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