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14(1/2)

加入书签

  刘月明进屋来,给我和刘月晓的老叔满上了一杯酒,刘月明说:“杨哥你们慢慢喝。**顶**点**|小说”我端起酒杯微笑着说:“多谢。”与刘月晓的老叔同饮。刘月晓赶忙让菜,我吃了口菜。刘月晓的老叔说:“月明再满上。”刘月明再次为我俩倒酒,刘月晓的老叔陪饮,我再次举杯同饮。吃菜的间隙,刘月晓满我和刘月晓老叔的酒杯,刘月晓老叔说:“这就是辽西喝酒的老规矩,酒喝好了让小孩给倒上杯酒。”我说:“老叔啊,看来这第杯我是不喝不行了。”刘月晓的老叔说:“我干了,你随意。”说完刘月晓的老叔把杯中的白酒第次干了。看刘月晓的老叔把白酒干了,我也干了杯中白酒,此时我已经感觉酒有些喝大了,刘月晓说:“再续,不能喝酒别喝了。”

  我看了眼刘月晓说:“喝好了,不能再喝了。”刘月晓的老叔说:“还有一杯酒不喝不行啊。”我问:“怎么还有一杯酒呢。”刘月晓的老叔说:“嫂,你最后给客人满上一杯酒吧。”

  站在一旁刘月晓的母亲,拿起酒壶,走到我身边说:“大侄,我给你满上一杯酒,这菜呀味道好不好,你多吃点。”我说:“口味都蛮好的,谢谢伯父、伯母热情款待。”刘月晓的母亲给我和刘月晓的老叔俩人倒上白酒,刘月晓的老叔说:“嫂,你就用我大哥的酒杯,也陪一杯吧。”刘月晓的母亲说:“欢迎大侄以后有时间经常过来做客,我先干了。”

  看刘月晓的母亲将一杯白酒干了,刘月晓的老叔邀请我说:“大侄,来咱们一起干了。”感觉酒已经喝高了,再多喝一杯也是多了,既然多了也不在乎再多上一杯。端起酒杯,一仰脖干了。刘月晓的老叔说:“好样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刘月晓的父亲说:“我看酒和得差不多了。咱们共同干上一杯吃饭怎么样。”刘月晓的老叔说:“看再续喝好了没有,他喝好了我也就喝好了。”我说:“老叔啊,您是真能喝啊,我早就喝好了,只是这入乡随俗的酒我不好不喝啊。”

  刘月明把饭端了上来,刘月晓给我和她老叔还有他父亲都盛上了米饭,我说:“伯母、月明你们也一起吃吧。”刘月晓的母亲说:“不着急呢,你们快吃吧。”最后上一碗猪肉炖粉条和一碗酸菜粉,刘月晓的母亲说:“喝了不少酒,多吃点饭吧再续。”

  我吃了几口米饭。感觉实在吃饱了,就把饭碗撂下来。刘月晓说:“吃不了啦给我拨点。”我拨给刘月晓大半,碗里只剩下一点点,两口吃完了,跟刘月晓的老叔还有父亲说:“伯父、老叔,你们慢慢吃我吃好了。”先放下了碗筷。借故去卫生间,离席而且。

  出得堂屋门,外面小风一吹,感觉酒气上窜。赶紧紧走几步,跑进了卫生间,哇的一口喷出来,喷的便池里面都是刚吃进去食物残渣。又探了两下。又喷出两口,放水把卫生间冲洗干净,感觉空气中弥漫着酒气。

  解了小手,肚腹不再膨胀了。感觉舒服多了。洗脸盆里放水漱口,洗脸,感觉头也不再那么晕了。也清醒多了。晃晃悠悠,步履蹒跚的走出卫生间,进到东屋,发现刘月晓他们人也吃完了晚饭,刘月晓正帮着她娘和妹妹往外撤碗筷餐具。刘月晓见我进屋,赶紧说:“再续,你坐炕上歇着吧。”

  刘月晓的老叔说:“大侄,你们呆着吧,我要回家看看去了。”送走了刘月晓的老叔,刘月晓的父亲和我都进了东屋。刘月晓说:“都怪老叔,把再续给喝多了。”刘月晓的父亲说:“再续这孩喝酒实在了。”我说:“我有些困了,先靠一会儿,伯父你别见怪啊。”刘月晓的父亲说:“没事儿,没事儿,就跟在自己家一样随意就好了。”

  此刻刘月晓的母亲和刘月明俩人正在外面热菜吃饭,刘月晓从被垛里拿出个枕头,让我就斜着躺在炕上,并拽了一条被盖在我身上。不等刘月明她们母女俩人吃完晚饭,我却已经酣然入睡了。

  一觉睡到十点多,因为口渴醒了,发现刘月晓还没有睡觉去呢,陪着她父亲在东屋看电视呢。

  看我睡醒了,刘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