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06(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6年1月7日傍晚,夜深初上时,我们宿舍的六名室友来到航校东侧的新喜兴饭店,穿着红色迎宾旗袍的女迎宾把我们请进一楼大厅,女迎宾点头微笑问:“请问几位可有预定。”小邸说:“有。”女迎宾问:“哪个房间。”小邸说:“春暖花开房间的。”女迎宾领着我们六人走上二楼楼梯拐角处,冲着二楼女接待员喊:“二楼春暖花开,六位。”

  二楼侍者点头致意,把我们六人领入春暖花开房间。这是一间有30平米的大间,北侧的墙壁上挂着可折叠的纸屏电视,房间西侧有**卫生间和单独上菜口。一张仿古红木圆桌摆着房中间的地毯上,桌的中间摆着件蓝色花瓶,花瓶中插着一束红色的玫瑰花,给房间里增添了春天的气息。

  大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荤素两样六个凉菜,在桌的两边分别摆在两盒10元钱一包的黄金叶烟,并且陪着两个打火机。两瓶红宋河对角摆在桌上。

  小邸说:“请两位主角先落座吧,对角坐下,然后我们再坐下。”蒋大军坐在迎着门的位置,陈阵则背对着门而坐,俩人在一条直线上。我和沈哲大哥坐在蒋大军的右手边,小邸和姜竹坐在蒋大军的左手边,其中沈哲和小邸临着蒋大军,我和姜竹临着陈陈。

  六人落座后,小邸说:“服务员,先泡壶茶水来,然后走热菜。”穿着黑色西服白色衬衣的女服务说:“好的。”沏了壶茶水拿了上来,然后催促后厨走热菜。

  沈哲说:“老五、老六,开白酒倒酒。”我和陈陈分别拿起一瓶红宋河,打开瓶盖。我给蒋大军、沈哲和我倒酒,陈阵给小邸、姜竹和他自己倒酒。我俩放下酒瓶,小邸忽然说:“忘了、忘了,服务员上生日蛋糕。”

  房间里灯光灭了。服务员从上菜口里推出来一辆上菜的小餐车。餐车上有一块不大的奶油蛋糕,上面点燃着四根红色的蜡烛,烛光点点给房间里增加了温馨浪漫的气息。随着服务员唱着生日祝福歌,我们六人也跟着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小邸说:“请两位老寿星去许愿吹蜡烛吧。”陈陈和蒋大军俩人离开座位,来到小餐车旁,俩人一左一右,相对双手合实许愿,最后俩人一起把蜡烛吹灭。房间里的灯光再次亮起。蒋大军将蛋糕切成12份,陈陈和女服务员则分别给我们六人送上一份蛋糕。

  回到座位上的蒋大军和陈陈俩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大家餐碟里面都有了蛋糕了,蒋大军说:“感谢哥几个参加我和陈阵老弟的生日,沈哥请,咱们先吃蛋糕。”沈哲说:“两位老寿星,生日快乐,来咱们哥几个一起吃蛋糕,祝福他们俩人生日快乐。”我们四人喊:“生日快乐。”蒋大军、陈陈喊:“谢谢。”六人一起吃蛋糕。

  这一折腾,当我们吃完蛋糕的时候,第一道热菜西芹合已经端了上来。沈哲说:“没喝酒之前,还有一件喜事儿,让再续亲自跟你们说吧。”大家盯着我,那意思是问有啥喜事儿快告诉我们吧。

  看着室友们期待的眼睛。我说:“今天我成为预备党员了,组织已经讨论通过了。”小邸说:“看来我们宿舍今天是喜上添喜啊。”

  沈哲说:“来咱们大家先端起酒杯,第一祝福大军和陈陈生日快乐,第二祝贺再续入党。”六人都站起身。共同碰杯,坐下喝酒。蒋大军、陈陈让菜,哥六个一起非常随意。各自夹自己喜欢的菜。

  口白酒过后,自由组阁,热菜还没上完的时候,第一杯白酒已经喝干了。沈哲抄起瓶,非要给五位兄弟倒上一杯白酒,大家拧不过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