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01(1/2)

加入书签

  我说:“娘,我都打听好了,没事儿的。《顶》《点》小说.”我娘说:“以后这样重要的件还是特快专递好,虽然费用高了些,但是有把握可以查询。”我说:“走物流也可以查询的。”我娘说:“但愿没有闪失。”我说:“这两天你注意查收吧,我挂了。”我娘说:“嗯,好的,上慢走看着车。”我说:“知道了。”挂了电话。

  2045年12月3日,下午4点半,我娘打电话说:“再续,外调表格收到了,我下午就给你办去。”我说:“不用着急呢,元旦前寄回来就行了。”我娘说:“我不是担心把你的事儿给耽误了吗。”我说:“好了,慢慢办吧,我知道你们收到了就行了。你跟我爹好好看看表格,别填错了。”我娘说:“行,等有消息了我给你去电话。”我说:“好的,没事儿我就挂了。”我娘说:“行了。”挂了电话,我继续在图书馆查阅资料,准备写一个关于《呼兰河传》的小说评论。

  2045年12月4日下午4点20分,我收到父亲发来的短信,上面写到:外调材料已经快递出去,两天内注意查收。我回复说:知道了,辛苦了老爹老妈。

  12月7日下午快递送到了我的宿舍里,我接过快递来的材料,签收后,给父亲回复短信说:材料已经收到。很快我父亲回复:知道了。接到材料后,我抽时间把需要自己填写的《入党志愿书》和思想汇报材料都写好了,就暂时放到了我的写字桌上,入党的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

  对于生来说,回家永远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抢车票永远是放假前两个月时候需要我们全力以赴的事情。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说一千遍你爱我,不如说一句我送你一张回家的车票让人感动。这也可以说是大生对抢票的感慨。12月8日下午4时,得知我们专业放假的准确时间是2046年1月23日后,当时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宿舍去,想抢到乘车时间最短的火车票。有了上次一个人回家的经历,自己锻炼的胆也大了,也没想跟谁搭伴回家了,感觉自己一个人在上也没什么不好的,独来独往更自在一些儿,于是也就没有联络老乡们。

  刚到宿舍,打开电脑准备抢票的时候。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刘月晓打来的,我手指一划接了过来。

  刘月晓说:“再续,你好,忙啥呢。”我说:“没有忙啥,就是想抢张回家的车票。”刘月晓说:“我正想找你,问问你如何订票呢。”我说:“你们年级放假的时间也定下来了吗。”刘月晓说:“定下来了,也是1月23日放假,你们不也是23日吗。”我说:“是的。我们也是那天。”刘月晓说:“知道你没有伴儿,我、李伟、徐春梅想搭伴跟你一起走呢。”我说:“好的,你们也都定硬座车票吗。”刘月晓说:“就硬座就行了。”我说:“我这就要定了,你们要是跟我一起定票。先把身份证号和生证号给我发过来。”月姐说:“好的,我这就给你编辑短信发给你,钱等着过两天我们再给你。”我说:“钱不着急,你先给我发证件号就行了。我网银里面有钱呢。”刘月晓说:“好的,不说了,我先给你编辑短信去了。”我说:“好的。别着急看仔细了,别发错了。”刘月晓说:“好的,放心吧。”

  挂了电话,想起了唐代大诗人孟浩然的《与诸登砚山》里面的名句: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一不小心,跟田晓蕊分手也有半年了,虽然内心想把她忘记,但是在闲下来的时候,不论是坐还是卧,亦或是行,满脑里了想的还是田晓蕊,这样的心情没有放下来过。也可以说,我虽然不在对她抱有任何希望,但是心里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呢,幻想着有一天她能回到我的身边,即便自己也知道那种可能性很小,但是内心仍然深深的把她依恋。

  我也知道月姐和徐春梅我的两位老乡们总是在关心我,爱护我,想让我从过去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新找回过去那个欢乐的青年。一段再好的故事既然已经过去了,就要会放手,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的表现,不但是给别人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正在我思绪腾空毫无目的的遐想的时候,听到我手机里传来了信息的声音,我打开手机,看到刘月晓已经把他们人的手机号发了过来了。

  我看完以后先回复了两个字:收到。刘月晓回:呵呵,知道了。我点开12306全国铁购票网站,在8分钟之内,把抢到了k928次滨河市发往奉天的4张火车票,只不过是这几张车票并不挨着,但是都在12号车厢里。抢到了火车票,我电话打给刘月晓说:“月姐,你放心吧,车票已经定好了,是k928次火车,直线的车票早就抢没了。”刘月晓说:“谢谢你,有车票就行了,管它是直线还是绕道陇海铁的呢。”我说:“好了,等有机会把票先取出来就行了。”刘月晓说:“谢谢你,再续。”我说:“回头你告诉春梅和李伟他们,我挂了。”月姐说:“他们就在我身边呢,你跟他们说话吗。”我说:“没事儿,你就告诉他们就行了。”刘月晓说:“春梅他俩说谢谢你呢。”我确实从电话里听到了徐春梅的声音:“谢谢你大师兄。”我说:“不用客气的。”徐春梅说:“有空过来找我们玩啊。”我说:“好的,有空一定去找你们。”徐春梅说:“我和月姐都很期待呢。”我说:“好的,知道了,我先挂了。”此时有听到刘月晓的声音说:“拜拜。”我挂了手机。

  离乱青春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02

  2045年12月20日以后,各门功课陆续讲完了课程,进入全面复习期间。习较好的扩大知识面,习一般的秣马厉兵,习不怎么好的也开始抓紧时间复习,预备小抄。也有些人抱着无所谓的态。依然浑浑噩噩的耗费着大好青春年华,整天无所事事的玩乐。

  这天中午我从餐厅吃完了午饭回宿舍去,一上五楼楼道,发现一位头发苍白的老正站在我们宿舍门前,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位老人就是我姨奶。我姨奶的手中拿着一盒东西,看老人家站在我们宿舍门前也许不是一个时辰了,我赶紧走过去说:“姨奶,你咋来了呢,来多久了,来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呢。”我赶忙从姨奶的手中接过纸盒。我姨奶看到我,眼中露出欣喜的神情,微笑着说:“大孙,我也刚到。今天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