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96(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11月21日又是一个周五,下午跟刘导员定好了明天中午一起吃顿饭,让导员挑想吃些什么。刘导员说:“若是人不多,就吃涮肥牛最好了。”我说:“那就去鲁西肥牛吧,离校也不远。”刘导员说:“行。”跟刘导员定好了吃什么,我又电话告诉了我们班的班长李冬利,李冬利还推辞说:“你得奖金,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实在是受之有愧呢。”我说:“怎么没帮忙啊,跑前跑后的,不算是感谢你,就当是跟我一起高兴高兴。”李冬利说:“还有谁吗。”我说:“除了我们宿舍的六人,就是你、刘芳菲和咱们导员了。”李冬利说:“既然导员也去,那我明天一定去。”我说:“那就说好了。”

  跟李冬利定好了后,我又电话告诉了我们信息部的大部长,大部长刘芳菲没有推辞。回到宿舍我把明天中午请客吃鲁西肥牛的事儿跟同宿舍的沈哲等人一说,沈哲说:“哥几个替你高兴呢,明天咱们中午咱们都去啊。”宿舍老大一表态,这事儿就定下来了。陈陈说:“明天早晨我不吃饭了。”蒋大军说:“就等中午吃肥牛去了。”我说:“行,到时候让你们俩吃个够。”小邸等人哈哈的取笑陈陈和蒋大军说:“看你俩那点出息。”

  定好了22号中午这桌客人,我电话联系了余金玲,让她负责把王小琴和陈蜀山等人联系过来,23日周日中午依然是在航校东边的鲁西肥牛涮牛肉,定好了余金玲我又电话通知了刘月晓让她把徐春梅、李伟等人也请来,最后我通知了李力,让他在23号中午跟我一起去吃饭,李力当然很高兴,他没有想到这样的日我还能带他一起去。

  这些人都电话通知之后。感觉还有一人没有通知到,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即使是我告诉她,或许她也不一定能来,这种矛盾的心情让我很痛苦。为啥说痛苦呢,因为我曾说奖金下来之后要请她吃饭,结果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了,说这话大家都猜出来我说的是谁了。

  我把我的痛苦跟李力说了说,李力告诉我说:“既然爱已经成为了往事,就让一切随风去吧。没有必要再掀起波澜,我不建议你告诉她,即便她认为你食言了,我感觉从大的方面讲你是为了你俩都好才这么做的。”有了李力的解释或是理由,终于让我有了一个可以不请小田的理由,最终我没有通知小田去一起吃饭。

  2045年11月21日上午十点半,我拜托蒋大军把我们宿舍的哥几个喊齐了,一会就都去。我和沈哲先去鲁西肥牛定了桌,预备了啤酒和饮料。之后我又电话邀请了刘导员、刘芳菲和李冬利人。

  十一点半9人全部到齐,我请刘导员点的菜,时间不大肉菜全部上来,客套话说了不少。关键是让大家吃饱喝好。大概是因为刘导员在吧,今天吃饭的气氛不如我们全是同时候那么轻松自在,还好刘导员因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