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94(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10月30日中午11时的样,陈蜀山问:“再续,金玲眼看就中午了,你俩说咱们午餐到什么地方去吃呢。”余金玲说:“再续他们两年多才到中医药大来一次,怎么也要去个正规点的饭店去吃才对。”我说:“今天的天气这么好,依我看今天咱们买些熟食、罐头、瓜果、菜蔬就在这郊外幕天席地举杯个午餐会不也是很好吗。”我的提议立即得到了王小琴、徐春梅等人的赞成。

  陈蜀山说:“既然大家都赞成,那我可就主随客便了。”余金玲说:“好,咱们这就去采购吧。”陈蜀山说:“再续我们几个男生去买吃的,你们几个在这里先玩着。”余金玲说:“让小琴在这里领着她们玩,咱们几个人去采购。”王小琴说:“行,你们快去快回。”陈蜀山说:“就在马对面超市,里面啥吃的用*猪*猪*岛*小说的都有。”

  我喊上李伟、李力两位壮汉,跟余金玲、陈蜀山俩人去对面超市采购,留下王小琴等人在滨河公园等候。

  几人来到对面超市,先选购了2只扒鸡、4盒沙丁鱼罐头、4盒牛午餐肉,又采购了一些切好了的熟食,凉拌菜,关键是又买了一件啤酒和4瓶白酒,最后挑了一袋纸杯和一包筷,饭买的是刚出锅的白馒头。采购完了这些东西,余金玲说:“只有凉菜没有炒菜,不如到饭店再订购几样炒菜让他们送过去如何。”陈蜀山说:“应该没wenti吧。”

  收银台陈蜀山付款,李力负责搬着一件啤酒,陈蜀山我们几人则每人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出了超市,来到旁边的月河饭店,我们跟着陈蜀山、余金玲俩人进入饭店,此时饭店已经有客人了。陈蜀山跟饭店总台问:“请问你们可以送外卖吗。”月河饭店的总台说:“当然可以。”请问:“你们要定写什么呢。”余金玲说:“溜样、宫保鸡丁、冬瓜汆丸、四川坛肉。”总台服务很快写好了菜单,陈蜀山交了预付款。并留了联系电话,做好后送到对过的滨河公园里去。

  一切处理得当,余金玲说:“青菜黄瓜和西红柿还没有洗呢,我们在你们饭店把这些东西洗洗行不行啊。”总台服务员说:“haode,你把它们交给我吧,洗好了一会儿一起给你们送过去。”余金玲说:“好,那麻烦们了。”月河总台服务员说:“不客气。”

  我们几人跟月河饭店服务员告别,出了月河饭店,5人穿过马来到滨河公园。王小琴等人看到我们拎着不少吃的来了,她们几位同也走坐过来接应。大家把这些吃的拎到了离马较远的公园深处,在一处落满了银杏树叶的大理石地面上把这些吃的塑料袋一一打开,整齐的摆在了地面上。

  李力、李伟俩人负责把沙丁鱼罐头和牛午餐肉罐头都打开,也摆在地面上。

  王小琴用手把两只扒鸡撕扒开,依旧放在原来的塑料袋里。准备工作就绪后,陈蜀山说:“来吧,咱们都往一块坐坐,今天这大餐厅可够宽敞的。”我说:“是啊,通风透光。空气好。”蜀山说:“再续,快来,挨着我坐下来。”余金玲喊:“徐春梅、王晓飞,来过来坐吧。”

  吃饭往往也是这样。熟人坐在一起,我右手边是陈蜀山,我左手边坐的是李力、李力的左手边坐的是李伟,李伟的左手边则是王晓飞等女生了。坐在我对面的是中医药大的尹莹和聂馨。他俩身边的就是王小琴和余金玲了。人员这么就位了,陈蜀山拿起两瓶白酒都打开,其中一瓶交给对面的余金玲。让余金玲给女生倒白酒。我们这边则是陈蜀山亲自给我们四名男生倒酒。

  酒就倒在白纸杯中,筷就是那种饭店用的一次性筷,陈蜀山给我们倒完白酒之后,还特意的关照了一下女生那边,并且嘱托尹莹和聂馨说:“两位理事今天这白酒也要做好主人啊。”聂馨、尹莹点头说:“haode。”

  陈蜀山说:“热菜虽然还没有来,不过凉菜都已经准备好了,眼看就要中午了,咱们就开始吃喝吧。”余金玲说:“蜀山早想把大家叫到一起聚一次,总也没有机会,今天这不机会就来了。来吧,咱们大家共同举杯,为今天的野餐会干一口。”陈蜀山号召说:“来来来,新朋旧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