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93(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10月30日周六上午9时,徐春梅、李伟、王晓飞、刘月晓四人,当李力和我从宿舍楼里走出来的时候,他们四人已经等候在11号和12号宿舍楼的东口了。我说:“大家好,都早到了。”徐春梅说:“守时是一种美德,也是尊重人的一种体现。”刘月晓说:“再续,我不请自到,欢迎吗。”我说:“哎呀,都怪我,昨天竟然把月姐给忘了。你是怎么zhidao的。”刘月晓说:“昨天听王晓飞说你最近心情不好,担心你想不开,所以今天就不请自到了。”我说:“当然欢迎了。咱们的人齐了吧,走吧。”春梅说:“你没有邀请别人吧。”我说:“没有了。”春梅说:“好,那咱们就走吧。”几人步行朝校南门走去。

  新闻传媒大南门口坐上366公交车,我掏了12元买了车票`猪`猪`岛`小说`,大家朝后门边移动过去。我说:“反正也不远,四站地,一会儿就到的。”这个点车上的人并不多,但是我们六人上来以后,就有没有座位的了。刘月晓和我站在车后门处,刘月晓说:“再续,听人说你跟小田分手了。”我说:“是。”刘月晓说:“别难过,一切都会haode。”我说:“谢谢月姐这时候的关心和爱护。”刘月晓说:“我们是老乡,还是同,跟我还说谢谢,不是显得很见外了吗。”我说:“越是好同,越是好老乡越该客气才对呢。”刘月晓说:“哈哈,一切随你。”

  公交车已经快驶出了市区,城乡结合部可以看的秋色渐渐浓了。两侧的白果树叶开始变黄了,如片片黄金甲挂在枝头,秋风拂过,黄叶飘飘摇摇的从枝头飘下,落在了地上。

  中医药大站北门到了。李伟我们几人先后下车。我看中医药大的位置跟我们新闻传媒大的位置基本在东西大街的同一条线上,只不过我们大在北,中药大在南,离我们大约有15分钟的公交车程。

  我们下车以后,发现在中医药大的北门口围着一群生,其中有人向我们招手喊:“再续,我们在这里呢。”我也招呼喊:“看到了。”几人朝中医药大北门口走去。

  见面之后,我跟陈蜀山、余金玲和田晓蕊握手,我说:“好久不见了,看到你们大家都很好。我很高兴。”陈蜀山说:“早想把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怎奈一直没有机会,所以一直拖到了今天。”余金玲说:“是啊,开后,咱们还没见过面呢。”王小琴说:“zhidao你心里不好受,早就想看你去呢。”我说:“谢谢大家的关系,今天咱们先不聊这个,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

  陈蜀山说:“谁呢。”我说:“李力。”李力上前一步说:“我叫李力。很高兴认识诸位。”我说:“这位是中医药大的陈蜀山,那位是余金玲,余金玲身边的是王小琴。”李力一一上前握手致意,彼此见过面之后。陈蜀山说:“我也有新朋友介绍给你们。”在陈蜀山身边站着的两位我不认识的美女,其中一个穿着黑色丝蕾上衣,下身穿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白色坡跟护士鞋。看身高在163165米的样。长发披肩,容貌清秀可人,身材不肥不瘦的一位女生。陈蜀山介绍说:“这位是我们药剂专业的生聂馨。她是我们药剂协会理事会的理事。”我看了看这位聂馨,感觉聂馨眉宇之间充满着一种纯美的天真之气,微微一笑更让人回味无穷。聂馨伸出手微笑着说:“你好,杨大才。”我也伸出手来说:“大才不敢当啊。”两手轻握,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