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87(1/2)

加入书签

  红玉姐不愧是我的好老乡,来到田晓蕊她们宿舍门前,铛铛铛一敲门,里面有人答应说:“谁呀。”任红玉大声的说:“小田在吗。”里面传来了田晓蕊的声音说:“在,红玉姐吧,进来吧。”任红玉说:“再续看你来了。”这时候任红玉才把田晓蕊她们宿舍的门推开,领着我走进了田晓蕊的宿舍。

  田晓蕊靠在床上的被子上,见我和任红玉俩人进来,赶忙想从床上下来。我说:“感冒了,难受你就先别下来了。”任红玉也说:“怎么感冒了呢。”田晓蕊说:“兴许是昨天晚上洗澡回来着凉了。”我问:“现在好点了没有。”田晓蕊说:“才吃完的药,现在好多了。”同宿舍的李冬利正在看书,见我来看望田晓蕊,赶忙说:“再续啊,来了,赶紧坐下吧。”我说:“好的,谢谢。”李冬利拿起一次性纸杯子,从热水器中接了杯凉白开水,递给我说:“再续,请喝水。”我接过水杯说:“谢谢班长。”靠在被子上的田晓蕊也说:“看今天还麻烦班长给再续倒水了。”

  任红玉说:“再续、晓蕊,你们呆着,我回宿舍看计算机书去了,这几天就考试了,我书还没看完呢。”我说:“好的,任姐你忙去吧。”任红玉走出了田晓蕊她们宿舍,宿舍里就剩下了田晓蕊和李冬利我们三人,我问:“武林和林芳冰俩人哪里去了。”田晓蕊说:“她们出去做兼职瑜伽教练去了。”我说:“哎呀,没想到她俩还真行,这才两年的时间就当兼职教练了。”李冬利说:“你不知道吧,人家俩人还经常参加金水区的志愿者活动呢。”我说:“这我还是头次听你俩说。”李冬利说:“晓蕊,你俩聊着,我去外面走走去。”我知道李冬利这是想给我们创造二人世界。但是田晓蕊说:“东利姐,不用你出去,再续也不是外人。”

  有李冬利在。我想问的话也就无法问了,三个人一起呆着也挺尴尬的。这在以前的时候我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无话可说,就问:“晓蕊,你想吃点什么啊,我出去给你买些吃的来。”田晓蕊说:“再续,不用你去买,我这里啥吃的都有,真的。”我说:“刚才听说你病了,来到匆忙了点。啥东西都没买来,就空手过来了。”田晓蕊说:“没事儿的。”我说:“你们俩聊,我去去就来。”

  出了田晓蕊她们宿舍,走到楼道中,正好遇到两位社会青年样子的人走进楼道,停到了田晓蕊她们103室的宿舍门前敲门,我看到其中有个人手里也拎着两塑料袋水果。感觉是李冬利过来给开的门,把他们俩人迎进了宿舍。直觉告诉我,其中一个人必然是戴书记的儿子严卫东。我走出楼道,去学校北门商店给田晓蕊买礼品。在路上我边走边想,看这意思,还真如任红玉所说。田晓蕊已经跟严卫东见过面了,并且田晓蕊感冒严卫东是知道的,所以今天找个人来陪着看望来了。通过今天田晓蕊的表现,感觉田晓蕊的心底的天平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倾斜,她好像已经忘记了我们当初的约定了。

  此时我又该如何是好呢,是拽着田晓蕊不放,还是知难而退呢。最后我想还是等我俩直接见面后,我直接问她如何选择比较妥当。主意已定,我已经来到了北门口的商店。看到黄澄澄的香蕉不错,就挑了一盘又大又好的香蕉让服务员给称量好了。打了包。我问:“多少钱。”服务员说:“36元。”我掏出四十元钱,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找了我4元钱。并且把香蕉递给了我。我转身说:“我走了。”服务员说:“欢迎下次再来。”

  当我回到女生宿舍楼的时候,刚进楼道,正好又碰到那两名社会青年从一楼拐出来,后面听到田晓蕊说:“有空常过来呆着吧。”那个身高大概有1。75米的小伙子转身说:“快进去吧,我们走了。”我跟两个男青年走对面,但是楼道里灯光有些阴暗,我并没有看清楚两人具体的面貌。三人只是擦肩而过,他们当然不知道我是谁,我也只是猜测他们是谁而已。

  我来到103室门外,刚要敲门,正好田晓蕊从房间里端着盆走出来。我说:“你去干啥呢。”田晓蕊说:“我盥洗一把就准备睡觉了,既然你来了,我就先等一会儿再去吧。”我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