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84(1/2)

加入书签

  我娘跟我商量着点了十道菜,荤素搭配,服务员下去下菜单。时候不大,凉菜先上来,热菜也跟着上来了。我父亲点了两瓶啤酒说是要陪我二姨夫喝两口。我娘问:“安琪,你们喝些什么饮料自己要吧。”安琪姨姐要了一壶西瓜汁,母亲他们几人分着倒上。二姨夫自己把白酒也打开,我父亲非要给他先倒上一杯,二姨夫说:“咱俩就不用客气了。”我父亲问:“牛陈,你喝些什么。”牛陈说:“我就喝点白开水吧。”我娘说:“他还开车呢,就让他喝点饮料吧。”牛陈客气的说:“谢谢三姨。”啤酒拿来,我跟父亲每人一瓶啤酒,各自倒上。我父亲说:“十一佳节,又逢牛陈第一次来,来吧,咱们共同举杯欢迎牛陈加入咱们的行列。”一行七人共同举杯,牛陈说:“谢谢,三姨、三姨夫盛情款待。”

  酒宴正式开始,宾主互敬,一场家宴随和而不失礼仪。酒喝好,吃完饭,服务员上来果盘西瓜,大家稍坐一会儿,借此机会我娘抢先把单埋了。二姨夫坐在餐桌上一再夸今天的滦河大鲤鱼好吃,真好吃。为了践行光盘行动,二姨把今天餐桌上剩下的几样有价值的剩菜也都打包了。我父亲说:“只要大家把要的饭菜都吃了,吃多贵的东西都不叫‘浪’费。”二姨夫则附和着说:“那是啊。”

  一行七人走出餐厅,商量着最后看看滦河母亲像,两家人分头上车,一前一后驶出了‘乱’河滩。上了右岸大堤,汽车往北行,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就来到了滦河母亲像前的停车场上,两部车分别停在路边的停车场上。大家步行上滦河大堤。

  大堤上是滦河母亲坐像,前面有石碑,上面刻着滦河母亲四个大字。在滦河母亲像的广场上。有专业照相人士,为游客照相。也有牵着小矮马供人们骑乘照相的,还有买纪念品和土特产的当地农人。

  我父亲和我二姨夫让我给他们老哥俩拍了张留念照片,我父亲有让我给他单独拍了一张,安琪姨姐和牛牛我也给拍了两张,滦河母亲像后边就是涛涛滦河水,无休止的向东南流去。看着眼前滦河水,我不禁想起了就是这条河养育了多少辽西儿‘女’,叫她母亲当之无愧啊。

  一行七人走下河堤。停车场上即将分手。我母亲说:“明日安琪他们走,中午到我们家来吃饭吧。”二姨说:“好吧,要不也还得接回再续。”我娘说:“上午你们早些过来。”二姨说:“好的。”我父亲说:“牛陈啊,路上慢点开。”牛陈点头说:“知道了,三姨夫。”两家人滦河母亲像停车场上挥手告别,各自上车。我娘驾驶着小黑在前,一路沿着来时的路返回燕山市去了。这时我看了看手机,时间刚好是下午两点半。

  过滦河大桥,桥上我娘放慢了车速,牛陈的车从后面跟上来。姨姐安琪和二姨夫放下了前后车窗,我娘和我也放下了车窗,两人人挥手告别。牛陈开车去河西区,我们的车则沿着平清大线朝我家方向开去。

  车没有回家直接去菜市场采购了些明天待客用的菜蔬、禽‘肉’,只有海鲜唯恐不新鲜等明日早晨再去采买一次。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娘又在‘逼’我洗澡了。洗完澡,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我娘又在说:“一晃七天假期眼看就过去了,这才来几天呢,咱们一家人还没一起呆会儿呢。”父亲感慨的说:“以后啊,孩子要是落到外面,跟孩子相处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的了。以后团聚的日子用手指头都能算出来了。”我说:“等我有钱了。把你们接过去跟我一起住。”我娘说:“那我可就盼着了。”

  时间就是流逝的水,一不小心就会悄然滑过的。10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