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82(1/2)

加入书签

  因为天下着小雨,车在北平市区里还堵了很长时间的车,车上京沈高公路后虽然车提高了好多,可还是依然限行驶。書哈哈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跋涉,车终于下了京沈高公路,进入燕山市区域内,我赶紧拨通了我娘的电话,告我他我就要到了。我娘说:“太好了,终于要到家了,这一天可真不容易啊,我和你爹马上就去接你。”我说:“娘,你慢点开不着急。”我娘说:“知道了。”我挂了电话,班车依然在茫茫雨夜中前行,我已经不辨东西南北了。

  还好提前告诉了班车司机,我们有几个人在钢城大桥桥头下车,车又行驶了二十分钟,司机在钢城大桥路口停稳了。司机喊:“燕山市区的下车了。”我是第三个下的班车,我刚下车,现父亲已经打着把伞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激’动喊了声:“爹。”差点哭出声来。我爹说:“快上车吧,一路上累了吧。”我说:“还行。”爹接过我手中的拉杆箱,拎着提到了我家的小黑后面,娘在车里打开后备箱,爹把行李箱放好,我爹把后备箱关上,爷俩上车。我坐在后排,我爹坐副驾驶位置,我娘驾驶着小黑一路向北开去。烟雨连天的夜‘色’中,朦胧的看到路右边黄台山顶上轩辕阁的陇廓灯依然清晰,左侧黄台湖里的岛子上也有灯光依稀可辨,但是都在这朦胧的夜‘色’中变得模模糊糊了。

  十多分钟的车程,车终于停到了我家楼下,一家三口提着我的行李上楼。我到家后把随身携带的东西往地上一放,就坐在了自己的沙上了。我娘说:“你先歇会儿,我去给你们端饭。”我到家先洗把脸,洗去一天奔‘波’劳碌之苦,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我爹我娘已经把饭菜摆好了。就等我过来吃饭呢。炖排骨、一个西红柿炒‘鸡’蛋,我爹拿出两瓶啤酒,一瓶递给了我,一瓶他自己喝。我把啤酒打开,要给爹倒上。我爹说:“你自己倒自己的吧。”我爹永远是那个倔老头,做事儿回旋余地少,他认定的事情几乎没有变通的余地。端起酒杯,我说:“爹,咱爷俩碰一杯。”我爹说:“你不在家,我一个人喝酒也没意思。今天晚上没事儿,你想喝就多喝点。”我说:“好的,爹你也多喝点。”我爹说:“我平时除了喝点红酒,白酒是一滴都不喝了,这样已经坚持了好些年了,只是天太热或是有客人才偶然喝杯啤酒算是应景了。”我娘说:“真拿你爹没办法,他还是那么死心眼。”我说:“那不叫死心眼,叫执着。”一家人有说有笑,高高兴兴的吃完了晚饭。我想帮助爹洗碗,我爹说:“快歇着去吧,这两个碗不用你。”忽然想起到家了还没给安琪姨姐打电话呢,于是来到我房间给安琪姨姐打了电话。我姨姐说:“我和牛牛还替你担心呢。没事儿就好了,挂了吧,没事儿早些休息吧。”我说:“好的,再见。”安琪姨姐说:“再见。”我挂了手机。

  公元2045年10月2日上午接着我们一家接着我二姨、二姨夫两家五口人去山海市看望我姥姥老舅一家人。当天下午就赶回来了。今天最大的一件事情是跟二姨一家定好了10月5这天领着安琪姨姐和牛牛去看滦州古城,顺便在滦州找个合适的饭店招待一顿饭,以尽地主之谊。

  通过电话得知。二姨和二姨夫10月4带着安琪和牛牛再次拜访姥姥和老舅去了,中午饭很晚才吃上,当天又开车从山海市返回到燕山市西部工业区。我在这天就显得比较悠闲了,陪着父母在家享受一天安静的假日时光。

  10月5日早上7点30分我娘就拨通了我二姨的手机,跟她定好了8点30分在钢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