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75(1/2)

加入书签

  沈哲回到宿舍,快嘴陈陈问:“老大,这两天你干啥去了。”沈哲说:“处理点个人问题。”陈陈说:“都处理好了吗。”沈哲说:“没事儿了,处理好了。”沈哲没有仔细说,大家也就不好再追问什么,这件事情就这样放下了。

  公元2045年9月8日清晨,一个电话铃声把同学们从早晨的清梦中惊醒。沈哲接了电话说:“什么,沈海燕不见了。”沈哲停了会儿说:“好的、好的,我就来。”沈哲接完了电话,大家都问:“怎么了老大。”沈哲说:“都快起来,沈海燕不见了,咱们分头去找找。”我问:“谁打的电话。”沈哲说:“任红玉。”我说:“都说什么了。”沈哲说:“任红玉说沈海燕不知道何时离开了宿舍,她们不放心了,让咱们班的同学各处去找找。”听沈哲这么一说,大家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下床,大家顾不上洗脸刷牙,跟着沈哲朝宿舍楼下跑去。

  当我们来到宿舍楼东口的时候,发现我们班的女生们也都起来了,她们也聚集在东口等着我们下楼来呢。看到我们几个人跑来了,任红玉说:“你们可来了,咱们分成几个组去学校各处找找吧。”李冬利说:“蒋大军、李思琪,你俩去南门方向,先问问警卫有没有女生晚上出南门。”蒋大军、李思琪说:“好的,我们先去了。”李冬利接着说:“小邸、林芳冰,你俩先去北门,问问昨天晚上北门有没有人出门。”小邸、林芳冰说:“好的,我们也走了。”李冬利接着派人说:“陈陈、武林,你俩先奔东门,问问东门门卫昨天晚上有没有人出门。”陈陈、武林说:“好的。”俩人奔东门方向去了。派出查看三个大门口的人后,李冬利说:“红玉姐,有没有发现沈姐留下字条什么的。”任红玉说:“宿舍里没有发现。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呢。”

  沈哲说:“现在是不是需要报警呢。”李冬利说:“现在只是找不到了,报警有必要吗。”我说:“现在即使不报警,也该让宿管阿姨和咱们导员知道这件事情了。”李冬利说:“宿管阿姨已经知道了,就是咱们导员还不知道呢,我立即给导员打电话,咱们余下的人两两一组,到教室、湖边、苗圃等凡是能想到的地方去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些蛛丝马迹。”同学们听了班长的吩咐,自由结组,我跟田晓蕊说:“走咱们到湖边找找去。”晓蕊说:“好的。”同学们两两一组。大家四散搜寻而去,跟我们一起朝湖边走到同学还有沈哲和李冬利正副班长。

  四人走到龙子湖边,沈哲和李冬利向左找,田晓蕊和我沿着湖边向右找。放眼向四面八方寻去,远远的看到我们的同学们在学校的各个角落里搜寻着,田晓蕊我俩围绕着龙之湖向东南方向走去。我们的左手边是一池茂盛的荷花,荷叶碧玉如车盖,荷花粉红的张开了笑脸,露珠在碧玉盘上随着风向滚动着。我们的右边是湖边的草地和绿柳。绿柳在晨风中舒展着一头枝条。

  一边走,晓蕊一边跟我说:“再续,你说沈姐会不会出啥事儿了。”我说:“这很难说,最近沈姐摊上了很多事儿。我们问沈哲,沈哲也没有说。”晓蕊说:“不会是因为沈哲媳妇来闹出事儿了吧。”我说:“在事情真相没有大白之前,一切还都只是猜想。”田晓蕊说:“但愿上天保佑,任姐不会想不开。”我说:“我看沈姐是个经得起风浪的人。应该不会出事儿。”

  走过南方,绕过东方,我俩一无所获。隔着龙子湖。我们看到刘导员与李冬利、沈哲他们俩汇合到一起了。我喊:“老大,你们有什么发现没有。”沈哲喊:“没有呢。”李冬利喊:“晓蕊,你们有没有发现呢。”晓蕊喊:“也没有。”我俩继续沿着湖边向北找,忽然,田晓蕊喊:“再续,你看那是什么。”我顺着田晓蕊的手指方向看去,发现在湖边的一块大的白石头上放着一双白色的皮凉鞋。田晓蕊说:“感觉那鞋有些眼熟。”我说:“快走,看看去。”俩人携手朝那块大石头跑去,一边跑我心里涌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