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68(1/2)

加入书签

  一个半月的暑假匆匆忙忙的就过去了,公元2045年8月30日早晨,我母亲开着小黑跟我父亲一起把我送到了燕山市长途汽车站,买了当天上午8点20分开往山海市的长途汽车。进站口跟父母再次挥手告别,父母目送我进站上车后才转身依依不舍的离去。

  坐在开往山海市的班车,一路上虽然有些别离的伤感,但是一想到再过两个多小时就看到我日思夜想的恋人晓蕊,心里又有些‘激’动。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田晓蕊的手机,那边传来了晓蕊甜美的声音。田晓蕊说:“哥,你好,现在上车了没有。”我说:“亲,我已经坐在了开往你那里的班车了,估计十一点前后就到你那里了。”田晓蕊说:“好啊,终于要见到你了。一会儿十点半我就去医院‘门’口接你去。”我说:“好的,谢谢你。”田晓蕊说:“今天父亲和妹妹也都在家,我先去买菜,不跟你多聊了。”我说:“好的,别因为我去费事儿。”田晓蕊说:“哦,那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说:“好的,你先忙着,我先挂了,拜拜。”田晓蕊说:“拜。”我挂了手机。

  两个多小时的路程,班车终于到了海港区医院‘门’前,我背包提着行李箱从长途班车上下来,发现田晓蕊早就等候在长途车停靠站了。田晓蕊快步的朝我走过来,笑容满面的说:“再续,你可来了。”伸手来接我手里的行李箱。我说:“找个超市给叔叔买些礼品去吧,今天是坐车来的,东西太多没有办法带过来。”田晓蕊说:“听我的不用你买东西的。”我说:“那怎么能行呢。”在医院‘门’前的小超市里,我给田晓蕊的父亲买了两瓶梦之蓝,又买了一大盘香蕉,田晓蕊说:“好了。就这样‘挺’好的了。”付款处结账,我拎着这些东西,田晓蕊拉着拉杆箱俩人朝田晓蕊的家走去。

  到她家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1点30分了。田晓蕊用钥匙打开房‘门’,把我请进客厅。边关‘门’边喊:“爸、妈,我把再续接回来了。”从厨房里走出了田晓蕊的父亲和母亲,我赶紧打招呼说:“叔叔、阿姨好。”田晓蕊的父亲,一位钢铁企业的工程师,很有文化气息。田叔叔说:“再续来到正好,今天咱爷俩可要好好的喝两盅。”我说:“我的酒量无法跟叔叔相比。”田阿姨说:“看这老头子,就知道喝酒,孩子大老远的来了。也不让人家再续先坐下歇会儿。”

  田叔叔说:“哎呀,一忙就都忘了。再续快把背包和东西都放下来。”田阿姨说:“小芳,快出来帮帮忙倒杯水来。”从南屋中间的房间里走出田晓蕊的妹妹田晓芳,田晓芳说:“杨哥来了。”我说:“哦,小芳,你们还没有开学呢。”田晓蕊说:“已经上了两周多的课了,今天下午就返校了。”我说:“关键时期了,一定要抓紧时间学习啊。”田晓芳说:“谢谢杨哥关心。”我把手里提着的两个塑料袋放到茶几上,田阿姨说:“晓蕊呀,你干嘛还让再续买东西干嘛呀。”田晓蕊已经把我的行李箱放到了东边最里屋了。走出来很委屈的说:“我说不让他买,他非要买我有啥办法呢。”田阿姨说:“以后来了不年不节的也不用给我们买东西呢。”我说:“也没买啥,一点心意罢了。还请叔叔和阿姨笑纳。”田叔叔也说:“叔叔这里有酒,不用你你买。”把东西放到电视下面的电视柜上面去了。

  田晓蕊倒了两杯茶水,放到茶几上,田叔叔和我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田叔叔边跟我聊些家常。此时田阿姨说:“小芳,你来给妈帮帮忙,一会儿咱们就吃饭了。”我说:“田阿姨,不用‘弄’费事儿的。简单吃点就好了。”田阿姨说:“也没有‘弄’啥费事儿的,再炒俩菜就行了。”田晓芳说:“杨哥。你呆着,我去帮帮忙。”

  田晓蕊坐在窗户边的沙发上。跟我说:“再续,一会儿吃完饭我领你去洗回海澡。”我说:“现在还能洗呢吗,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