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64(1/2)

加入书签

  公元2015年7月17日的黎明时分,薄雾散尽,列车已经飞驰在辽阔的辽西大地上了。```站起身来舒展一下疲惫的身子,田晓蕊说:“眼看就要下车了,你收拾收拾东西吧,别丢三落四的,忘了我可不管你。”我说:“呵呵,你不管谁还管我呢。”去了趟卫生间,顺便洗了把脸,感觉清爽多了。

  我回到座位上后,田晓蕊也去梳洗打扮了,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我娘打来的,手指一划接了过来。我娘说:“儿子,你爹和我已经到滦州站了。”我说:“火车已经过马柳火车站了,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就到滦州站了。”我娘说:“你问晓蕊不跟你一起下车吗。”我说:“她着急回家了,今天就不去咱家了。”我娘说:“你把手机给晓蕊,我跟她说句话儿。”我把手机递给田晓蕊说:“我娘跟你说话儿。”田晓蕊接过我的手机,跟我娘说:“伯母,你好。”不知道娘电话里跟晓蕊说些啥,就听到晓蕊这边说:“不去了,谢谢伯母,问伯父好,等暑假有时间我再去看你们。”母亲又说来些什么,晓蕊说:“好的,再见,伯母。”田晓蕊把手机还给了我。我娘说:“好了,儿子,一会儿见吧。”我说:“好,一会儿见。”挂了手机。

  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再好的恋人也有分别的时候,人生就是这样难以捉摸,昨天还是相依相伴的两个人,如今却要在归家的路途上分别了。火车就要进站了,我背起背包,田晓蕊给我拎着皮箱,送我到火车门处。男人对于分别好像不怎么在意,可是女人在分别的时候总是多愁善感。刚才还欢欢喜喜送我的晓蕊。这时候默默拉着我的手,好像这一去就不再相见了。那依依惜别之情难以言表,火车进站了,列车员已经准备好了钥匙,就等着打开车门了。列车进站停稳,车门打开,田晓蕊将行李箱递到我的手上,我右手接过皮箱准备下车了。田晓蕊忽然抱住我的头,在我的脸颊亲了一口说:“保重。”我拍了拍田晓蕊的腰说:“一路顺便,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田晓蕊说:“嗯。知道了。”此刻看到田晓蕊的眼睛里含着晶莹的泪珠,只是没有流下来。我摆手说:“拜拜,亲。”田晓蕊说:“拜拜。”挥了挥手,我摆手下车。站在站台上不想离去,田晓蕊隔着玻璃窗跟我挥手,此刻田晓蕊已经泪流满面。火车终于启动了,我再次挥手喊:“一路多保重。”目送火车远去,我沿着站台走上了天桥。

  走过天桥远远朝着出站口张望,看到我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已经守在出站口的大门口。不停的向里面张望呢。此刻,下车的乘客基本上都陆续的出站了,只有我们三五个落后的刚走过来。看到父亲身后不远处我的老娘,也在往里面望呢。看到父母。我大老远的着手喊:“爹,娘。”

  出站口检票出来,老爹迫不及待的从我手中接过了行李箱,老爹说:“累坏了吧。”我说:“没事儿。还行呢。”老娘从我身上拿过去背包,替我斜跨在肩头。老娘说:“儿子,你还没吃饭呢吧。”我说:“火车上临下车的时候吃了跟黄瓜。”老爹说:“那咱们先吃点饭再走吧。”我说:“你们若是没吃饭。就先吃点去。你们要是吃了,咱们就先不吃了,等中午一起吃吧。娘,你都给我预备啥好吃的了。”我娘说:“昨天晚上就炖了排骨,还买了皮皮虾。”我说:“早就想吃娘做的菜了。”

  边走边聊,走到停车场我家小黑身边,娘打开了后备箱,我帮助父亲把行李箱放好,娘把我的背包也放进了后备箱,关上了后备箱,一家三口上车,父亲坐副驾驶位置,我则上车坐在后排三人大座上。

  娘打开点火开关,马达轰响,驾驶着我家的:“今天上午没事儿,咱们去滦州古城逛逛再回家如何呢。”我娘说:“你就知道玩儿,儿子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