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62(1/2)

加入书签

  老穆涮涮涮一楼临街雅间内,一张十人台八人坐定,余金玲说:“再续,你来点菜。^”我说:“点菜这活计还是请其他人点吧,我是外行。”田晓蕊说:“老规矩,我看还是金玲姐和琴姐你俩看着安排吧。”王小琴拿过来点餐单子,跟余金玲俩人商量着点了肉和菜,又计划了小料定了每人的锅底料,最后又要了两瓶红宋河和一提篮啤酒,告诉服务生赶紧下去安排饮食。服务生答应一声:“请稍后,马上来。”

  余金玲说:“好久没跟大家一起团聚了,今天就要放假了,趁此机会跟好朋友们聚一聚,说说话,是件很高兴事情啊。”王:“早就想让你们来我们这里聚一次,大家都忙总没有合适的机会,五一打电话再续和晓蕊去扬州看琼花了,你们俩把我们一群人丢下自己去了,是不是该受到惩罚呢。”陈蜀山说:“应该受到惩罚的。”余金玲说:“那就罚酒三杯。”田晓蕊说:“琴姐、金玲姐,我真的不能喝酒啊,你们就饶了我吧。”余金玲说:“要饶了你们俩,也要看看大家的意见,若是大家都同意饶了你们,那我们也不强调非要罚你们俩。”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刘月晓说:“三杯多了点,我看先罚他俩喝个交杯酒好了。”田晓蕊不拿好眼睛看刘月晓说:“月姐,你怎么这么坏呢。”刘月晓说:“你若是不喝我可跟再续喝了。”田晓蕊说:“你喝就你喝,我是不喝。”

  徐春梅说:“我看可以折中一下吧,让他们俩把去扬州的照片给大家看看,让大家也看看他们拍琼花和秀的恩爱照片也算将功折罪了。”李伟说:“这个办法可行。”陈蜀山也打圆场说:“我看让他们把私房照拿出来看看也就好了。”我说:“这我可做不了主,这要田晓蕊说了算。”田晓蕊说:“他们看你就给他们看看呗,反正也没有啥可以保密的。”田晓蕊把她的手机递给徐春梅,我把我的手机递给余金玲,他们六人传递着我俩的手机。看我们在扬州拍的一些照片。

  陈蜀山、王:“太漂亮了,真是很美的琼花,很美的瘦西湖啊。”余金玲说:“看他俩的亲热劲,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刘月晓说:“这羡慕嫉妒恨可是我的专利,今天怎么你也嫉妒恨了。”陈蜀山说:“别着急,等明年五一咱们也一起去一次扬州。”徐春梅说:“可别跟某些人似的,自己先跑了。”陈蜀山说:“只要想去,咱们还组团去。”王:“一定要带上我呀。”

  闲聊了这么半天,八个冒着热气的小涮锅端了上来,两名服务生把汤锅加在电磁炉上。我们自己打开电源开关,玻璃板下面的电磁炉开始做功,小汤锅里的水就冒起了气泡,水眼看着就开了。服务生把羊肉、牛肉、鸭血、黑白肚丝以及各类青菜都摆好放到餐桌上。有服务生把白酒和啤酒也拿了上来。两瓶白酒同时打开,除了晓蕊是半杯白酒外,其他人都是满杯的白酒。余金玲让大家先往自己的汤锅里面下些肉菜,以便喝酒后有菜可吃。

  环顾一周,余金玲说:“以往都是那么招呼我们去你们那边吃喝,今天借此机会也让我们尽一次地主之谊。来我先领一个。”我们都端起了酒杯,徐春梅说:“感谢主人盛情款待。”喝完酒吃菜,王:“随意喝了,随意喝了。”我端起酒杯说:“蜀山大哥,来咱们哥俩先喝一口。”蜀山说:“再好的朋友也要经常联系,有时候很要好的朋友如果不经常联系。走着走着就淡了,淡了淡了就散了。”我举起酒杯,跟蜀山的酒杯相碰。我说:“愿咱们哥俩的感情天长地久。”陈蜀山说:“好。”我俩同起,干了一大口。那边田晓蕊喊:“琴姐,咱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