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60(1/2)

加入书签

  滨河市的夏天不知不觉就到来了,各门功课陆续进入复习考试阶段,在这段时间里学习好一点的加倍努力学习,学习不好的也紧张的备考了,学校里学习气氛压得同学们喘不过气来。图书馆相对是四季常温的地方,也是同学们最爱去的地方。这段时间里田晓蕊我俩也把谈情说话的空放到了每天吃饭走路的时候,就连给家里打电话也在上课路上或是下课回宿舍的路上。

  考试也就意味着该放假了,公元2045年6月23日中午吃饭的时候,田晓蕊跟我说:“哥,今天下午要放车票了,咱们还定k928次火车吧,虽然绕道点,但是确能保证定上。”我说:“好的。你知道咱们具体放假的日子了吗。”田晓蕊说:“咱们放假的日子我看考试安排了,7月15日咱们就考完了,我看咱们就定7月16日下午的火车票就行了。”我说:“好的,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田晓蕊说:“没正经的。”当天下午四点,我没有去上自习课,就在宿舍里面等候定火车票了。不知道怎么的了,越是大了好像越孤单了,以前放假回家整个辽西省的同学几乎都是一起订票,现在倒好各自定各自的票了。任红玉等家里条件好的总是联合起来定动车或是买飞机票了,而我们这些工薪或是农村来的孩子们则还是选择价位相对便宜的k字头火车,人跟人的差距在这方面体现的很明显。

  16时10分我定好了两张火车票,一张是到辽西滦州站的另外一张则是到辽西山海市的。定好了火车票我先打电话给了田晓蕊说:“亲,车票已经定好了,放心吧。”田晓蕊说:“嗯,知道了。谢谢你呦。”我说:“亲,跟我还这么客气。”田晓蕊说:“客气是应该的,越是亲近的人越是应该客气点的。”我说:“好吧。没事儿我先挂了。”田晓蕊说:“好的,拜。”我说:“再见。”挂了手机。

  随后又拨通了我娘的手机。我娘说:“再续,你又好几天没给家里打电话了。”我说:“我的亲娘啊,这今天又复习又考试的,我都忙坏了。”我娘说:“那今天怎么有时间打电话了。”我说:“这不是定好了回家的火车票了吗,我们定的是7月16日的k928次火车,到滦州站火车票。”我娘说:“晓蕊不跟你一起回来吗。”我说:“一起回来,不过她这次好像是先回她自己家,先不到咱们家去了。”我娘说:“哦。知道了。你们俩最近关系怎么样,怎么总也没听你提起过她了。”我说:“别担心我俩,我俩关系还那样。”我娘说:“哦,那我就放心了。夏天热,你要注意别中暑,有卖西瓜的你就买个西瓜吃。”我说:“以前我们都是宿舍里的几人合着买一个大西瓜,最近沈哲和小邸他们因为吃瓜多少的闹意见了,就一直都没有合着买西瓜了。”我娘说:“你要是想吃就跟晓蕊一起买半个,也剩不下多少。”我说:“亲娘啊,这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没事儿我就挂了,我还要看会儿书呢。”我娘说:“考试时候要先答会的,再答不会的。”我说:“知道了。娘,看你都嘱咐过n次了。”我娘说:“好了,挂就挂了吧。”我说:“你先挂吧。”我娘说:“还用给你打钱吗。”我说:“不用了,钱够花呢,我卡上不用放很多钱的。”我娘说:“挂了。”我说:“再见,娘。”我娘挂了手机,我把手机放到写字桌上,开始复习功课。

  时间总是不以人的意志飞快的流逝着,十多天的考前复习时间很快就过去了。7月13日、7月14日和7月15日三天考试很快就考完了。当最后一门功课考完后,田晓蕊走到我身边说:“考好考坏。终于都考完了。”我说:“有时候好坏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有个结果。”田晓蕊问:“再续。感觉考的咋样。”我说:“感觉还行吧,你呢。”田晓蕊说:“这次感觉考的不很好,有几道题都没做出来呢。”我安慰晓蕊说:“考试成绩只是一个对以往学业的一个检测,就是真的错了几道题也不会影响人生的大局。”田晓蕊说:“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好呢。没事了,咱们先回宿舍吧。”我说:“行。”俩人收拾好了东西,跟着同学们朝宿舍走去。

  每次同学们考试完试的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