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53(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5月2日下午5时许田晓蕊我俩回到琼花宾馆,晚上在宾馆吃了晚餐,是夜俩人观扬州夜景,晚上9时回到宾馆一起洗浴,消除了男女界限的我们戏水洗浴之后,再次颠鸾倒凤激情燃烧,欢愉之后相拥而眠。==次日清晨用过早餐后,凭票登上返回滨河市的u8次旅游列车。一路恩爱不在详细描述,旅途顺利,下午14时滨河市火车站下车,乘366路公交车学校北门口下车,15时30分俩人来到宿舍楼东口。田晓蕊说:“这次扬州之行我们玩的很愉快,琼花宾馆发生的事儿千万别跟别人说,就当是一帘幽梦好吗。”我脸一红,微笑着说:“放心吧,宝贝,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田晓蕊说:“那我就放心了,回去了好好休息。”我说:“好的,再见。”跟田晓蕊宿舍楼下分手,我上11号宿舍楼,田晓蕊上12号宿舍楼,结束了我们的三天扬州之行。

  一个人回到宿舍,打开房门,发现宿舍里只有陈陈一人再宿舍里面玩沈哲的电脑。看到我进入宿舍,陈陈说:“回来了,再续。”我说:“嗯,回来了。沈哲他们还都没回来呢吗。”陈陈说:“沈哲上午就回来了,中午也没回宿舍,其他人还都没有回来呢。”我说:“哦。”解下背包,插上电脑,把此次扬州之行中我和田晓蕊拍的照片从手机倒到电脑上,然后又上传到我的空间相册我们在一起的相册里,看看空间留言,简单的回复了几句,就关了电脑爬上床铺躺下来休息。忽然想起来,三天都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了,赶紧拿起手机拨通了我娘的手机。

  电话接通了,我说:“娘。你忙啥呢。”我娘说:“也没忙啥,跟你爹在家呆着呢。”我说:“怎么没有上街去呢。”我娘说:“你爹上街就花钱,不跟他上街去了。”我说:“该买的就上街去买呗。”我娘说:“也没啥可以买的了,衣服和鞋都网购了,上街也就是买些生活日用品,那些东西又不是经常要买的。”我说:“也是啊。”我娘问:“这三天你怎么一条信息都没有发,你干啥去了。”我说:“我跟田晓蕊一起去扬州看琼花去了,刚到宿舍,就给你打电话了。”我娘说:“啊,趁着现在有时间。出去多走走看看也好,能开拓一下视野。”电话那头听到我爹说:“告诉儿子别吝啬钱,没钱就跟你妈要。”我娘最后说:“听到了吧,你爹告诉你了没钱就就说一声,我就给你打到你的银行卡上去。”我说:“这两天有空儿你就给我再打一千块钱吧。”我娘说:“给你打一千五吧。”我说:“不用,我卡上还有钱呢,就是这次扬州之行我花了有一千元钱。”我娘说:“好的,有空儿我就去给你打,没事儿你就先休息一会儿吧。”我说:“好的。娘,你先挂吧。”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声,我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宿舍里的同学已经都回来了。我看了看手机此刻已经17时20分了。沈哲对我说:“再续,你做恶梦了吧,咋说梦话了呢。”我说:“是吗,我说啥了。”沈哲说:“我一进门就听到你喊呢。快跑快跑,你跑啥呢。”我看着陈陈问:“是这样吗。”陈陈说:“是啊,正好沈哲赶上。”我说:“可能梦到发大水了。”沈哲说:“啊。有可能是这次扬州之行累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