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51(1/2)

加入书签

  公‘交’车站西行50米就来到了琼‘花’观售票处,田晓蕊和我在售票处前排队等候购票,看古‘色’古香的售票处的玻璃窗外告示提示:军人免票,学生半价,‘成’人票20元一张,外国人‘成’人票40元。田晓蕊和我把学生证准备好了,也准备了20元钱,站在队列的最后边。好在此刻正是游客高峰期,琼‘花’观两侧的十个售票窗口同时打开,虽然游客多,但是排队等候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十分钟我们俩拿到了两张参观琼‘花’观的‘门’票。

  从购票处西行就能看到四根石头柱子支撑的牌楼,中间两个大柱子架起的横梁上赫然的刻着琼‘花’观三个大字。俩人边朝着石牌坊那边走去。站在文昌街边看琼‘花’观,琼‘花’观是由正面和两边东西侧楼构成的,走进牌楼,能看到琼‘花’观山‘门’。红红的大柱子,黑‘色’的小瓦瓦顶,红‘色’的横梁,一切都显得古朴典雅。

  随着客流走进琼‘花’观的山‘门’,可以看的正堂,在山‘门’和正堂之间是一条青石铺就的步道,步道两侧种植着‘花’草树木。田晓蕊指着正堂说:“哥哥,你看这里的景‘色’多么古朴典雅啊,除了正堂是二层的砖石结构小楼,其他处基本上都是古朴的小瓦结构的亭台轩榭。”

  我说:“看建筑格局,这里既有江南水乡的清新典雅,又有徽商建筑的大气与豪气,这样的建筑格局大概源于扬州特殊的地理位置吧。”田晓蕊说:“哥哥说的有道理。”

  穿过正殿,来到后堂见到迎面一堵影壁墙上那是四个砖刻的大字:琼‘花’盛境。在正堂和后‘门’之间的砖拔地面上一处用白石头砌成的六边形石头‘花’坛,‘花’坛中一株高大的琼‘花’树枝繁叶茂,五瓣的白‘色’琼‘花’朵朵绽放,蝴蝶翩翩起舞,蜜蜂嘤嘤采蜜忙。五瓣的琼‘花’绽放成一大朵,一大朵的白‘色’‘花’球,让人感觉那就是一朵朵白‘色’的团‘花’。盛开的琼‘花’,与这深宅古观,亭台假山苍松翠柏相应,愈来愈显得庭院深深,‘春’深似海的意境。

  我对晓蕊说:“难怪隋炀帝非要来扬州看琼‘花’,原来这琼‘花’真是淡雅芬芳,又不失大气之美啊。”田晓蕊说:“比梨‘花’开得芬芳,比苹果‘花’开得大气,比桃‘花’开的不妖‘艳’,比梅‘花’可得不热闹,这琼‘花’啊真是淡雅到极致而生飘渺如仙境的感觉啊。”我说:“看到琼‘花’可以不虚此行了。”田晓蕊说:“嗯,就是,这样的美景,你先给我拍张照片留念吧。”

  我说:“游客这么多,找个恰当的机会都难啊。”我拿出手机,让晓蕊站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这样能照到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