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49(1/2)

加入书签

  一楼总服务西侧是餐厅,东侧是歌舞厅,下到一楼后田晓蕊说:“亲,吃完饭咱们可以去唱歌跳舞了,你想去吗。?? ”我看着田晓蕊就好像看琼花一样打心眼里喜欢,微笑着说:“一个雨夜去听听歌,看看跳舞也蛮好的。”边说俩人走进了总服务台西侧的餐厅,门口站在四位穿着红色上衣,黑色裤子,头上带着红扎巾的女服务员。四位:“先生、小姐好,欢迎光临。”我俩点头算是还礼,左边里面第二个服务员伸手做个请的手势说:“里面请。”

  走进餐厅,:“来个海米油菜,在来一个扬州豆腐。”:“每人一碗:“若是有咸菜就更好了。”:“我们这里没有咸菜,有咸鸭蛋。”田晓蕊说:“那就每人一个咸鸭蛋。”服务员说了声:“请稍待。”

  坐在靠近一楼北侧的窗户边,望着窗外如丝的烟雨,田晓蕊随口说:“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我说:“此时、此景正合诗中意境,只可惜这里是江北。扬州地处沪宁杭经济圈西北部,与镇江隔江相望。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田晓蕊问:“什么话。”我说:“从饮食口味的嗜好上讲,有南甜北咸,东辣西酸的说法。”田晓蕊说:“听倒是听说过,不过我感觉也不全对。比如这江浙一带,喜欢吃甜食,而滇桂黔川湘渝则喜欢吃辣的,哪些东山人则就喜欢吃煎饼卷大葱。”我说:“也是啊,我就不喜欢吃甜食。”田晓蕊说:“知道你不喜欢吃甜食。所以我就点了相对不太甜的食品和菜肴。”我说:“谢谢你了。”田晓蕊笑着说:“哥跟我还这么客气。”俩人说话间,饭菜就端了上来,我说:“有菜无酒,岂不辜负了一夜良宵。”田晓蕊说:“你想怎么样呢。”我说:“来瓶红酒吧。”田晓蕊说:“我可不能多喝啊。”我说:“你就陪着点就行了。”田晓蕊说:“请拿一瓶长城干红。”:“好的。”不一会儿,:“这是98元的,开吗。”我说:“开。”小服务员出红酒启子,很快就把红酒瓶的塞子打开了,将红酒瓶放到桌子上。:“先生小姐慢用。”

  我拿起红酒瓶,将田晓蕊的玻璃杯倒了半杯红酒,也给自己的酒杯倒了半杯。我放下酒瓶。端起酒杯说:“来来来,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田晓蕊端起酒杯说:“我并没有醉,我只是心儿醉,请。”我端起红酒,一喝就是半杯。放下酒杯,看旁边有人向我们这边看。我想当地人心里一定在想,这俩人真是老土,红酒怎么能干了喝呢。

  田晓蕊问:“再续。你干啥呢,不好好吃饭。”我说:“你看旁边的人看我们呢。”田晓蕊说:“你吃你的饭,管人家怎么看干嘛。”喝了红酒,品尝了扬州豆腐。感觉口味还是甜不丝丝的,吃了一口我就换吃海米油菜了。

  一瓶红酒,我喝了大概有三分之二,田晓蕊喝了有三分之一的样子。虽然只喝了这一点点红酒。田晓蕊的脸上已经飞起了红云。田晓蕊用手双手的手背托着腮,微笑着说:“喝多了,喝多了。”我说:“先吃点饭吧。一会儿就会好的。”

  吃过晚餐我到吧台结了饭费,出了餐厅的门,田晓蕊问:“花了多少钱。”我说:“不多,才128元。”田晓蕊说:“这顿晚餐超支了。”我说:“别为了一顿饭超支影响了好的心情,明天后天,咱们节约点儿。”田晓蕊说:“好的。”

  俩人来到东侧歌舞厅门前,有迎宾请到里面,进门处则是一个门票售卖口。田晓蕊一打听,这里的门票价格并不是很贵,买票的说:“男宾20元一位,有男宾带的女宾门票可免门票。”我说:“这可是吸引顾客的一个好办法啊。”田晓蕊说:“南方人就是精明。”我掏钱买了一张男宾门票,俩人挎着胳膊走进了歌舞厅。

  站在歌舞厅的入口处,向四处打量了一下。就见这家歌舞厅的营业面积在300平方米左右,除了北侧是巨幅显示屏外,东侧、南侧和西侧墙边都是扎了的小包厢,包厢里面也有小的显示屏和唱歌的麦克。中间则是处约有150平方米的舞池,在入口和舞池之间的空地上摆着几张玻璃桌子和藤条椅子,玻璃桌子上点着心形的蜡烛,烛火点点,同舞池房顶上的旋转的巨大的玻璃球相应,在周围射灯,led灯和彩管的映衬下构造出来朦胧的意境。

  舞池的中央,一位身材婀娜多姿,一头秀发飘在脑后,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子正在唱:“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那么憔悴。。。。。。”田晓蕊拉着我就近找了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