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47(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5月1日上午8时多,田晓蕊和我在开往扬州的u9次列车上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整个车厢内随着列车上售卖商品的餐车进入而热闹起来。乘客们纷纷拿钱买些火腿、面包、茶叶蛋、方便面和小包装的水果来充饥。因为早晨起大早,到现在田晓蕊和我还没来得及吃上早餐呢,所以我就问:“晓蕊,想吃点啥,我去买来。”田晓蕊说:“先买两桶方便面点补点补吧,中午下车咱再好好吃一顿。”我说:“好的,听你的。”

  售货员推着小车来到我们身边,我要了两桶牛师傅方便面,又要了一盒切好了的鲜果。田晓蕊说:“每人再来一根火腿肠吧。”售货员问:“还要别的吗。”田晓蕊说:“够了,不要别的了。”售货员说:“25元。”我掏出一张50元人民币递过去,售货员接过去,找给我25元。

  田晓蕊撕开两桶方便面的盒盖,从里面取出叉子和调料,将调料也撕开,放到方便面的桶里面。我端着已经配好佐料的桶到车厢连接处的开水间打来了热水,又拿起第二桶面去接水。回来后发现田晓蕊已经将火腿肠和果盘都打开了,放到餐桌的上等我回来呢。

  u9次列车车厢干净,车厢内保持恒温,吃过早餐,我把垃圾放到空的方便面桶里一起拿出开水间旁边的垃圾暂存处,回到座位上,看到田晓蕊已经拿出来笔记本脑正在查看着网页信息,我也就肩并肩的跟晓蕊坐在一起,陪着她一起看网页。田晓蕊说:“再续,刚才我查了查扬州看琼花的地方有数处,你说咱们去哪里看呢。”

  我说:“都有啥的的方呢。”田晓蕊说:“最好的地点当然是扬州的瘦西湖,其余的地方还有玉峰琼花、市政府琼花,甚至随便某个公园或是街头巷尾都有琼花。”我说:“既然琼花是扬州市的市花。那一定有很多年的栽培历史了,应该处处都有才对呢。”

  田晓蕊说:“最早关于琼花的记录应该是在汉朝,大隋朝统一南北后,隋炀帝视察江南到扬州观琼花。”我说:“这我们小时候看连环画就看到过,我考虑这琼花应该是当时南海一带生长的热带花木,能移植到扬州也是地理上最大的限度了。”田晓蕊说:“这应该属于哥哥的杜撰了。”我呵呵一笑说:“不是杜撰是猜想。”

  田晓蕊说:“再续,我很喜欢那首老歌《烟花三月》,你喜欢吗。”我说:“你找找,我喜欢那首歌的歌词,歌词写的非常美。唱起来也朗朗上口。”田晓蕊已经找到那首老歌,声音从笔记本电脑里发出来,那歌声充满真情略有送别的忧伤之感。我轻轻的跟着哼唱着:牵住你的手送别在黄鹤楼,波涛万里长江水送你下扬州。。。。。。

  田晓蕊打断了我的歌声,田晓蕊说:“再续,还没定好去哪里看琼花呢。”我说:“既然琼花是扬州市的市花,我看哪里都能看到,我们就不如去瘦西湖景区去看风景,顺便也就把琼花看了。”田晓蕊说:“瘦西湖景区好是好。景区门票可是太贵了。”我问:“多少钱一张。”田晓蕊说:“原来是旺季时是150元,现在降价了还要120元呢。”我说:“既然来了,多少钱也要看看,否则会终生遗憾的。”田晓蕊说:“听你的。”

  俩人边聊天。边看看外面的风景,这一路上也没有感觉怎么漫长就到了扬州火车站。

  出来火车站,俩人一商量先到售票大厅把后天上午的返程车票买好了,了却了一桩心事儿。火车站对面的餐馆内俩人要了一份扬州炒饭。每人一碗鸡蛋汤。田晓蕊说:“哥哥,你想喝啤酒吗。”我说:“你若想喝我就陪你喝一口。”田晓蕊说:“这南方的饭菜比较精细,说实话吃惯了咱们北方的粗茶淡饭。吃上这么精细的东西反倒是不习惯了呢。”我说:“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我们出来旅游的过程也就是丰富我们人生阅历的过程。你喜欢吃啥就先点俩菜,咱们边吃边聊。”田晓蕊说:“来个蓝莓山药,再来个藕片炒肉。”我说:“这两个都太清淡了,来个酸辣肚丝汤,在来个果仁菠菜。”田晓蕊说:“你这两道菜是每次都必须点的了。”

  我说:“到不同的城市,点同一种菜,才能体会出地域性的差异。”田晓蕊说:“你这么说也有一定的道理呀。”我说:“何止是有一定的道理呢,那是相当有道理的。”

  站在一旁的女服务员说:“请问先生、:“再来两瓶啤酒。”服务员鞠躬说:“先生、小姐请稍后,饭菜马上就好。”

  端茶倒水,俩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