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43(1/2)

加入书签

  公元0年月日晚上吃过晚饭,田晓蕊我俩在龙之湖畔散步。俩人边走边聊,田晓蕊说:“今天下午我看到沈海燕了,我问她困难补助领来了没有。沈海燕说已经玲来了,可是从她的脸上怎么也看不出一丝高兴的样子。我就又追问她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沈海燕说没事儿的就是有些累了,休息休息就会好的的。”

  我说:“谁都可能有些不高兴的事情,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十之七八,也许真的是累了呢。”田晓蕊说:“你不知道,我感觉沈海燕是一位有故事的女人,她比咱们经过的事情要多,阅历比咱们也更丰富。”我说:“也许这都是你的猜想吧,有啥证据呢。”田晓蕊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还是换了个口气说:“也许是我的错觉。”

  我问:“你都感觉到什么了。”田晓蕊说:“我感觉她跟沈哲有故事。”我说:“怎么可能呢,沈哲大哥是有媳妇的人了。”田晓蕊说:“人心难测啊。”我说:“不聊别人了,明天、后天又是周六、周日了,你打算怎么过呢。”

  田晓蕊说:“咱们刚旅游回来,没事儿该好好的看看书了。”我说:“哦,没事儿咱们就各自看书了。”田晓蕊说:“有事儿我就招呼你。”我说:“行。”

  眼看五一了,白天的温度很高了,而到了傍晚,气候还是有些微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饭后的大学校园里三三两两的恋人,朋友、同学有的锻炼,有的谈情说爱。走到幽静之处,田晓蕊指着湖边的一条长条靠椅说:“坐这里休息会儿吧。”我说:“行。”正要往椅子上坐。田晓蕊说:“等等。”从小背包里拿出卫生纸,递给我说:“别没干没净的,先擦擦再坐。”我接过田晓蕊递过来的卫生纸。将椅子的板条都擦了一下。田晓蕊这才坐在了椅子上,看田晓蕊坐下。我也临着田晓蕊坐下了。

  坐在湖边,前面是一池湖水,湖面上被夕阳的余晖照成金红色。田晓蕊指着湖中的刚刚孃出水面的荷叶的尖角说:“再续,你看荷叶、荷叶哟。”我看了嫩绿的荷叶尖角,一只蜻蜓试着落在尖角上,忽地又飞了起来。我说:“春天即将过去了,夏天就要来到了,滨河市的夏天比咱们老家来的好像要早了一些。”田晓蕊目光注视着我眼睛。笑眯眯的说:“滨河市的夏天来的本来就早,而且夏天还热呢。”

  残阳很快就消失在西边的天空了,湖面也变成了黑黑的亮色。清风拂过水面吹皱了一湖碧水,晓蕊说:“有些凉了。”我把身上的褐色的风衣脱了下来,披在田晓蕊的身上。田晓蕊说:“不用的,你快披上吧,别冻感冒了。”我说:“放心吧,我最近早上也坚持锻炼了,身体素质比以前好多了呢。”

  田晓蕊说:“是吗,我怎么总没看到你呢。”我说:“我比你起来的早。你当然就看不到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马路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