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41(1/2)

加入书签

  公‘交’车越开越远了,我离父母也越来越远了。自古伤别离,田晓蕊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儿。田晓蕊握住我的手说:“再续哥,别再伤感了。以后跟父母我们总是要聚少离多的,珍惜每次跟父母一起快乐的时光,过好相聚的日子,没事儿的时候多跟老人聚聚,多陪陪老人。实在没有空儿也要经常打个电话关心关心老人的冷暖,进进孝心也就是了。”我说:“我不伤感,相反我心里很感动,父母不远千里来看望我,我心里很高兴。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二老平平安安的到家。”晓蕊说:“别担心了,会没事儿的。”

  为了分散我的离愁别绪,田晓蕊问:“再续,你怎么那么喜欢坐公‘交’车呢。”我微笑着说:“坐公‘交’车虽然要比地铁慢,但是公‘交’车上可以感受美好的城市风光啊,况且没有着急事情,我们一起看风景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难道你不认为是这样吗。”晓蕊说:“是啊,能跟再续哥在一起,怎么着我都感觉很好,很幸福。”

  中原新闻传媒大学北‘门’口我们俩下了336路公‘交’车,正碰上武林和林可人俩人做瑜伽回来。武林跟田晓蕊和我打招呼说:“你俩干啥去了。”田晓蕊说:“再续的爹娘来了,我俩陪他爹娘去日落之城游玩了两天。”林可人说:“哎呀,真羡慕你们啊。”田晓蕊说:“我也很羡慕你们没事儿就去做瑜伽,看你们俩的身材多苗条啊。”武林说:“小田姐姐不做瑜伽也很苗条的啊。”我说:“没事儿的时候,你们也带带你们小田姐姐,让她也陪你们做瑜伽吧。”林可人说:“恐怕小田姐姐做上瑜伽就没有时间陪你了。”四人说笑着就走进了我们学校。

  当我们走过后勤处小广场西侧的时候,我刻意的朝小广场上原来刘兰香导员灵堂的位置看了几眼,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一丝曾经热闹过的迹象了。小广场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我问:“林可人、武林刘兰香导员的问题解决了。”武林说:“昨天下午就灵堂就撤了。”林可人说:“据同学们传,说学校最终给了刘导员家人50万元钱,当天下午刘导员的家人就车走了。”田晓蕊说:“谁最可怜呢。刘导员一周多的孩子最可怜。”我说:“人这一辈子啊,三分天定。七分人为。所谓出身决定环境,环境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有些事儿都是命运决定的,躲也躲不过。”

  武林说:“再续,你的论调太低沉了。”我说:“我的论调怎么低沉了。”武林说:“我们不能选择父母,但是我们能选择自己所走的道路,我们不能改变生活。但是我们能够决定自己如何生活,人生好多事儿不在我们能力大小,有时候在我们如何选择。比如你们俩吧,选择了刻苦学习,你们学习成绩就很好。而我们呢选择了坚持做瑜伽,我们学习成绩虽然不太好,但是我们有了好的身体,特别是可人现在都成了兼职教练了。”

  我说:“我的意思你没听明白,我说的意思还有七分人为呢。这七分人为就是个人主动改变命运的意思,一个人选择了一个目标。每天不断的为这个目标做些什么,这个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即使因为能力不足没有达到目标。只要尽心尽力了也没啥可以遗憾的了。”田晓蕊说:“我赞成再续的这种说法,只要尽心尽力,做到无愧于心就好了。”

章节目录